蒙古灭夏国用了22年,没有郭靖

问题:蒙古灭夏国用了22年,灭金国23年,为何灭宋朝用了50多年?

蒙古灭夏国用了22年,没有郭靖。问题:随着金国的灭亡,如果你是南宋执掌朝政的重臣,怎么面对蒙古接下来的入侵?

南宋末年,权臣贾似道当政,对内欺君误国,对外屈辱求和。蒙古皇帝忽必烈有意吞并天下,一改以西路四川为主战场的传统战术,决意自中路襄阳突破。襄阳之战是南宋与蒙古之间一场决定生死存亡的重要战争,蒙哥死后,忽必烈从鄂州匆匆北归夺了汗位。也就是这一时期,灭宋战争的进攻重点改为襄阳,实现了由川蜀战场向荆襄战场的转变。南宋襄阳地处南阳盆地南端,襄阳和樊城南北夹汉水互为依存,“跨连荆豫,控 扼南北”,地势十分险要,自古以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南宋抵抗蒙古军队的边隆重镇。咸淳三年十一月,南宋降将刘整向忽必烈进献攻灭南宋策略,“先攻襄阳,撤其捍蔽”,他认为南宋如果“无襄则无淮,无淮则江南唾手可下也”。刘整“攻宋方略, 宜先从事襄阳”的建议为忽必烈所采纳,宋元战争进入了元军对南宋战略进攻的新阶段。

回答:

回答:

元将郭侃、郝经认为攻宋战略需自汉水重兵突破,刘整向元世祖忽必烈献计取襄阳以灭宋,建议受到采纳,忽必烈开始行5年准备大战。

我是野史也是史,请允许我对问题中的这三个数据说明一下:

如果我是南宋执掌朝政的重臣,我必须是一个权臣,甚至能掌控皇帝,因为比起外敌,内部统一意见才是最关键,这单方面看出独裁的某些好处,蒙古骑兵最怕遇上是什么呢?就是城池和江河,城池就不用说了,南宋末年的水军毕竟在陆地基本被元军占领的情况下,依然顽强抵抗了几年,足以见其实力。

咸淳四年,忽必烈命令刘整、阿术兵困襄阳和樊城,守将是吕文德、吕文焕兄弟,吕文德是宋权相贾似道的亲信。

蒙古灭西夏实际用时1年。公元1209年,蒙古大败西夏军,包围首都中兴府,西夏纳女请和,称臣纳贡;公元1226年,蒙古进攻西夏;公元1227年,蒙古灭西夏,耗时1年。

所以如果我是话事人的话,可以引用朱升的前两句,“高筑墙,广积粮”再加上坚壁清野,把所有城外的百姓带回城中。同时想办法把南宋的守城火器加强。

第二年,忽必烈又派丞相史天泽助战。蒙古军在襄阳、樊城二城四周修筑城围,并封锁汉水,多次打退南宋援军。第六年,李庭芝督战增援襄阳,不利。由于襄、樊长期被围困,粮饷断绝,而与此同时宋度宗却依旧终日淫乐。第八年,李庭芝进驻郢州,以张顺、张贵为统帅。同年五月,二张率师逆汉水而上,冲破元军重围,箭射伤蒙副帅刘整并于25日抵襄阳。入襄阳后,张贵率军突围,却大败而回。战斗中张贵重伤被俘,至死不屈。

蒙古灭金朝实际用时5年。公元1211年,成吉思汗率兵进攻金朝,歼金主力;公元1212年,蒙古破宣德、兴德等要塞;公元1213年,蒙古破紫荆关,夺长城占南口、居庸关,围中都;公元1214年,金宣宗嫁女求和;公元1231年,窝阔台大举灭金;公元1232年,窝阔台包围汴京,金哀宗逃跑;公元1233年,蒙古围攻蔡京;公元1234年,宋蒙联军攻破蔡京,金亡,耗时5年。

图片 1

蒙古灭夏国用了22年,没有郭靖。展开剩余87%

图片 2

另外,南宋水军应该逐步将水军迁移到台湾,并建立一些海军港口,建立起初步的防御工事。将水军变成海军,在海军的武器发展上,努力发展军事科技,如有可能,尽早开发出装有火炮的风帆战船。在海上牵制蒙古。

至此南宋5年8次15万水兵为主的救援通通失败。

蒙古灭宋实际用时15年。公元1235年,窝阔台大举进攻南宋,一直到公元1241年,窝阔台战死,蒙宋停战;公元1258年,蒙哥再次攻宋,于次年蒙哥战死,蒙古撤军;公元1268年到1276年为忽必烈攻宋,公元1276年宋亡,前后共耗时15年。

爆炸性火器神火混元球图片 3

蒙帅阿术及河南行省史天泽听万户张弘范、水军总管张禧建策,加蒙万山新训水兵70,000发动对襄阳水陆夹击。又使阿老瓦丁和亦思马因所制的回回炮攻城,樊城破。九年正月元军破樊城后进行屠城,吕文焕阵前号哭不已。宋守将范天顺誓死不投降,终自缢身亡;牛富率百余勇士巷战,重伤投火自尽。蒙古军帅阿术要求襄阳愿降可全城安全,后襄阳宋将吕文焕降元。

好了,回到正题。那么问题来了,蒙古灭西夏、金朝用时均不超过5年,为什么灭南宋用了15年之久?我的分析如下:

南宋突火枪图片 4

从公元1235年开始宋蒙之间的军事同盟破裂之后在襄阳开战以来,一直到公元1273年襄阳守将吕文焕投降元朝,前后历时长达38年。在这段时间内,共中间经历了襄阳城的失守与收复、再失守与再收复、蒙古南宋各自的内乱甚至内战、双方尔虞我诈的谈判、打打停停的消耗各种事端是层出不穷。宋蒙双方为了争夺这个历来被称为兵家必争之地的水路交通要塞,几乎集中了当时世界上最精锐的骑兵和水军,动用了当时能找到的一切先进武器,双方死伤人数超过40万人。 整个38年围绕襄阳的争夺战,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蒙古军队被阻击在四川一带,鏖战将近7年之久

蒙古军在四川深陷一城一寨的争夺中。公元1242年,兵部侍郎余玠主持四川防务并兼管重庆,以重庆为营,采取“依山为垒,设险守蜀”的战略,以神臂城筑垒为营。在此后的三十多年间,泸州军民抵抗蒙元,神臂城五易五守,被后世誉为“铁打的泸州”。窝阔台这一战竟打了近七年之久,无奈病死军中,蒙古撤兵。

图片 5

最后建立宣传部一类的机构,让百姓知道国破家亡的下场,发动全民皆兵(细节不写了,也不会写)。嗯,大致就这些

图片 6

2、蒙古人口少无法占领,采取慢慢消化的策略

宋军运动战不及蒙古军,主要以守城为主,再加上一些没骨头的人存在,南宋军各路大败,主要采取防守反击的策略。蒙古面对人口庞大的南宋,对于一城一池无法有效的占领,后续采取用汉人打汉人,用汉人瓦解汉人的策略。然后慢慢消化占领区,消耗宋军的给养,宋朝军队在军饷无以为继时陆续投靠了蒙古。这种策略也是需要时间的。

图片 7

回答:

第一个阶段

3、南宋雄厚的经济支撑及守城火器的大量使用

北宋及南宋前期,很少发生战争也造就成了国民经济飞速发展,工商业极度繁荣,生产力水平大为提高,有雄厚的经济实力。特别到南宋中后期,火药技术的应用已在兵器中占有相当比例,使得城防上火炮、火枪及各种火器大量使用,这也给蒙古军队造成了很大的阻力。这也是耗时久的一个原因。

西夏、金国与南宋不在一个档次上,不管是人口、经济、军事科技等各方面都不能相提并论。虽然两宋在很多人的眼中是那么积弱,那么不堪一击的,但看到宋蒙之战竟然持续了这么行时间,觉得不可思议。宋朝是有很多的弊病,但也有它的特点。历史就是这样,无不亡之国,无不败之朝。

图片 8

回答:

其实,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有时间,实在是没空啊!在1235年,蒙古军第一次攻击了南宋军队,一直到1279年,南宋灭亡,时间是44年。实际不到50多年。

图片 9

首先,南宋军队确实进行了坚决的抵抗,在1235年,南宋与蒙古发生了一次小规模战斗以后,双方就平静了近20年。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从1235年开始,蒙古主力开始了西征。一直攻陷了整个中亚,俄罗斯,乌克兰,进军波兰,匈牙利,捷克。大军兵临维也纳城下。后来,在1241年,窝阔台大汗就死了,蒙古开始陷入内乱,各自为政。

图片 10

蒙古灭夏国用了22年,没有郭靖。四大汗国基本就是这个时间开始,陆续建立起来的。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南下进攻南宋。一直到20年以后的,1254年,宋军与蒙古军在潼关爆发战斗。随后,宋军在长江防线坚决抵抗蒙古军南下,多次击退对手。

就在1259年,蒙古军集结主力进攻的时候,蒙哥大汗死在了合州。蒙古军立刻停止战斗,返还北方,开始争夺汗位,阿里不哥与忽必烈争夺大汗的宝座,开始了激烈的内战。

图片 11

一直到1264年,阿里不哥战败,忽必烈成为新的大汗。随后就是新一轮蒙古内战,忽必烈与不服管教的其他蒙古汗国爆发战争。最后,四大汗国纷纷独立,不再服从忽必烈。这样就一直折腾到了1268年。

忽必烈终于可以腾出手打南宋了,1273年,持续几年的襄樊保卫战失败。元军突破长江防线,一路势如破竹,席卷整个南宋。到1278年,南宋小朝廷就只能躲到广东雷州半岛了,接下来就是惨烈的崖山海战。

回答:

谢谢邀请。

为何蒙古灭宋用了50多年?

首先当然是宋境内山川湖泊纵横交错,地势极其复杂加上长江天险阻滞,使蒙古骑兵不能施展所长,而我大宋军民善长水战。

其次终宋一朝,宋朝统治者采取藏富于民的政策,老百姓生活富足安康,也使整个国家的科技文化和军事技术有了长足的发展,使宋朝军队的武器水平高于蒙古。

3最重要的是南宋军民有很强的民族自豪感和自尊心(这和清朝形成强烈的反差),他们拥护国家,珍惜眼前富足的生活,自发的保家卫国抵御外辱。陆秀夫背小皇帝投海 ,文天祥被俘宁死不屈,崖山海战失败,南宋十万军民全体跳崖无一投降等无不充分说明和体现了这一点。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回答:

之所以南宋可以支撑45年,是因为蒙古对于南宋的战略又不少时间处于一个摇摆不定的局势。而南宋自身的国力也是非常雄厚,虽然大多数军队十分弱鸡,但是凭借长江天险以及错综复杂的山势险地,和一干优秀的将领的指挥,南宋得以在和蒙古交手中坚守了30年。

历史不能重来,按照当时的蒙古和南宋之间的“经济差”、“军事差”,南宋几乎没有赢的可能。但如果一切都假设的话,且没有任何道德约束的话,我认为应该这样:

1、外交。金国是宋蒙联合灭掉的,应该说,在金国灭亡后的一段时间内,宋蒙还算是友好邻邦,虽然蒙古侵宋是早晚的事,但确实是宋朝率先进入开封、洛阳,也就是历史上的“端平入洛”,给了蒙古入侵南宋的口实,还让南宋白白损失了大量的军队。与其如此,不如仍然维持与蒙古的良好外交关系,先不要撩他们。

图片 15

2、军事。重用一些一线抗蒙大将,如孟珙、王坚、余玠、刘整等等,孟珙被称为“机动防御大师”,独自扛起南宋防御体系几十年,为南宋续命50年!王坚在钓鱼城下坚守,射死蒙古大汗蒙哥,余玠设计了巴蜀的山城防御体系,迫使蒙古绕道大理,而刘整叛宋则是让南宋灭亡的最直接原因,所以要好好对待这些一线大将,给他们更大的自主权!

图片 16

3、内政。控制皇帝,清理门户。南宋皇帝,除了宋孝宗外,一代不如一代,要好好修理修理,同时,将一些奸臣如史弥远、贾似道通通杀掉,启用一批有爱国心的仁人志士。更重要的是,发展海上贸易,扩展商路,给朝廷挣钱,打仗最终打得还是钱!

图片 17

4、战略。在淮河、襄阳、四川三地建设多重防御体系,利用蒙古不习水战的特点,实行积极防御,同时改进宋军的防御装备,做好“苟且偷安”的准备。等到蒙古人内部腐败无能了,伺机北伐,收复失地。同时,进行海外扩张,在东南亚的岛国建立军事基地,已备打不过时逃跑之用!

回答:

偷懒一下,金国灭亡后,大将孟珙采取了最正确的方式替南宋续命50年,可惜宋朝历来有不信任武将的传统,导致无法挥师平定中原,复北宋国土,终于成一憾事。

金国灭亡后,刚刚亲政的宋理宗派太常寺簿朱杨祖前往河南府(今河南洛阳),祭扫北宋诸帝陵寝。不料谍报显示蒙古军在孟津、潼关一带开始屯军。使者想从淮东出发,此时踌躇不前。孟珙认为,淮东的南宋军队,由淮、泗沿着直到汴(今河南开封),路途时间较长,不如选精锐骑兵疾驰,不到十日便可完事,于是他和几位使者昼夜兼行,到达洛阳,干净利落地完成祭拜后安全回到襄阳。

正当孟珙在襄樊组建镇北军以防备蒙古南侵时,枢密院命令他赶赴行在临安(今浙江杭州)议事。宋理宗对孟珙非常器重,召见后夸奖道:“你是名将之子,忠诚而又勤恳,破蔡灭金,功绩昭著。”孟珙则说:“这都要归功于宗庙社稷的威灵,陛下的圣德,和三军将士的努力,臣何力之有?”宋理宗很高兴,又咨询中兴大计。孟珙答:“希望陛下宽民力,蓄人材,等待时机。”端平元年六月,宋理宗发动端平入洛,想抢夺中原土地,不料被蒙古人打的大败。他对宋蒙形势的发展陷入迷茫之中,问起与蒙古的和议,孟珙的回答掷地有声:“臣是一介武士,当言战,不当言和!”这是一个武将最标准的回答。宋理宗听了后,就给孟珙很多赏赐,并任命他知黄州(今湖北黄冈),节制黄、蕲、光三州及信阳军的兵马。

孟珙于端平三年(1236年)到任黄州后,加紧筑城墙挖城壕,招募流民开荒,安顿各部军队,从而使黄州防务更加稳固,为后来黄州之战的胜利打下了坚实基础。孟珙可能不知道,他即将担起保卫大半个南宋的重任。

江陵之战

蒙古灭夏国用了22年,没有郭靖。端平二年(1235年),蒙古在南宋的川蜀、荆襄发动了全面入侵,双方的战事十分激烈。这一年,蒙古军显示出了它强大的战争能力,在荆襄战场上连破襄阳、随州、郢州及荆门军、枣阳军、德安府,南宋的整条京湖防线千疮百孔。端平三年(1236年)十月,蒙古军中路在主将塔察儿的率领下又猛攻南宋的蕲州(今湖北蕲春)。宋理宗忙的焦头烂额,急命在黄州的孟珙救援蕲州。想想几年前蔡州城下的兄弟之情,孟珙却和塔察儿却要刀兵相见,颇有点各为其主的沧桑感。塔察儿对孟珙的能力一清二楚,不愿跟他过多纠缠。孟珙刚到,塔察儿而就撤围而去,准备转攻江陵(今湖北荆州)。这是蒙古铁骑第一次兵临长江。

江陵是长江中流的一座重镇,南宋的襄阳府丢失后,京湖制置司便移治此处。蒙古军如果攻占这里,既可以西攻川蜀,又可以沿江东进,还可以南下湖湘,后果不堪设想。宋廷命令沿江、淮西制置使组织救援,“众谓无逾珙者”。孟珙也二话不说地出发。

这时蒙古军在枝江、监利编造木筏,准备渡江,形势逼人。孟珙的部下,包括他本人在内都是荆襄一带人。听说老家被人踹了,部将们十分义愤填膺,要求“返家复仇”的呼声非常高。孟珙深知力量悬殊,所以强按怒火,先集中力量封锁江面。接着他施展疑兵之计,以少示众,白天不断变换旗帜和军服颜色;晚上就虚张火把,沿江排开数十里,摆出一副大军来援的样子。蒙古军不知虚实,顿时惊慌不已。孟珙便趁机传令出击,大战一场,连破敌二十四座营寨,抢回被俘百姓两万多人,并将蒙军的渡江器具一并焚毁,取得了胜利,遏制住了蒙古的进攻态势。蒙古军无奈之下,只好撤军。由于孟珙扭转了长江中游的战局,封爵随县男,擢为高州刺史、忠州团练使、知江陵府兼京湖安抚副使。不久,又授鄂州诸军都统制。

保卫黄州

嘉熙元年(1237年)十月,蒙古军再度南侵,在宗王口温不花、大将张柔率领的主力进攻黄州。黄州所在的长江江面非常窄,利于渡江,是淮西的军事重镇。张柔部在黄州城西的大湖中夺取大批船只,顺流下达长江边。孟珙奉老上司史嵩之的命令,紧急从鄂州率水师火速驰援。双方恰巧在江面遭遇,面对老伙计,孟珙毫不手软,利用宋军艨艟斗舰猛撞蒙古船阵,冲乱敌军船队,杀开一条血路后进入黄州。由于这一次蒙古军来势汹汹,宋军又首战不利,本已绝望的黄州军民听说孟珙来援,士气大振,齐声欢呼道:“吾父来矣!”

黄州原为孟珙的大本营,这里的城防措施都是由他亲自主抓,很难被敌军攻克。孟珙每日亲临城头,督促宋军防御,看望伤病员,还斩杀四十九名畏敌退缩的士兵,最终稳住了宋军的阵脚。

黄州保卫战首先在江面展开,孟珙派遣部将水军攻击蒙古水军,宋军奋勇作战,迫使蒙古军阵势大乱,退缩到长江北岸,并俘获战船两百余艘。蒙古水军的渡江计划完全破产。于是蒙古军便转移攻击目标,进攻黄州东堤,想切断黄州与水军的联系,孟珙挑选精兵壮士组织敢死队,经过奋战又重新夺回并守住东堤。这样,蒙古军便不得不直接攻打黄州城。由于口温不花增派西域兵和原西夏地区的归附军连续不停地进攻,黄州处于危急之中。为了破坏蒙古军的攻城之势,孟珙派部将刘全等兵分七路,趁夜里悄悄出城,兵分七路突袭蒙古军。作为老朋友,张柔也很给孟珙面子,他的营寨防备严整,使宋军偷袭失败。而其六路宋军获得胜利,使蒙古军营盘大乱、军心动摇。

蒙古军整顿之后,便再次发动昼夜不停的轮番进攻。蒙军使用了火炮轰击黄州,把黄州城墙上的城楼全部烧毁,但是由于黄州的坚守,城头随时补上缺口,使蒙军无法趁机攻上城头。蒙古人又冲到黄州城下挖城墙,想直接在城墙上挖洞杀进城,孟珙派人预先在蒙军挖墙地方的城内,再筑一道城墙,并在被挖城墙的内侧挖大坑当陷阱,号称“万人坑”。当蒙军最终挖开城墙冲进来时,前面还是坚固的城墙,并且前军在后军的推挤下纷纷掉进坑里而被宋军用石头檑木砸死。到了第二年(1238年)的春天,死伤“十之七八”的蒙古军终于撤退。孟珙又一次扭转了南宋的被动战局,授宁远军承宣使、枢密副都承旨,不久升京西湖北制置使,实际上已是南宋中部战场的主帅。

收复襄樊

嘉熙二年(1238年),刚升任湖北路安抚制置使的孟珙便积极谋求进兵,收复中路重镇——襄阳府。南宋朝廷同意了他的计划。于是宋军就在荆襄战场展开了反攻。

同年十二月,宋将张俊收复郢州(今湖北钟祥),贺顺收复荆门,刘全在冢头、樊城、郎神山三次击败蒙军。三年(1239年)初,收复信阳军。在各路宋军接连胜利的鼓舞下,原先趁蒙宋两军均放弃襄阳的空虚而占据襄阳城,随后又投附蒙古的地方军阀刘廷美,这时就密约宋军都统江海夹击襄阳蒙军。由于有内应,宋军顺利推进到襄樊地区,收复樊城。四月,江海率宋军从荆门出发,沿途招集官民兵农,做对收复襄阳后的长期经营准备。在宋军的强大攻势面前,襄阳蒙将刘义捕获了游显等人后向宋军投降。至此,宋军收复了整个荆襄地区。

但是孟珙清楚,这么轻松就收复襄阳,并不代表宋军有多么的强大,而是因为蒙古根本就没把襄阳看在眼里。在他踏入襄阳之后,就马上给朝廷上表称:“襄、樊为朝廷根本,今百战而得之,当加经理,如护元气,非甲兵十万,不足分守。与其抽兵于敌来之后,孰若保此全胜?上兵伐谋,此不争之争也!”此时孟珙的老上司史嵩之刚刚被拜为右丞相兼枢密使,非常支持孟珙的工作。于是孟珙就以蔡、息两州的降兵组成忠卫军,以襄、郢两州的“归正人”组成先锋军,补充襄阳兵力。襄阳开始逐渐恢复了元气,重新成为军事重镇。

嘉熙四年(1240年)初,盂珙通过收集情报,探知老朋友张柔率军在河南地区屯田,同时在邓州、顺阳(今河南淅川)积聚造船木材。他一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老方法,学习蒙古人的方法,主动出兵骚扰,破坏蒙古的攻势准备。

盂珙命令张英出随州,任义出信阳,焦进出襄阳,分路连续袭扰蒙军,让蒙古军无法安心屯田。同时派遣部将王坚偷袭顺阳,将蒙古军积聚的造船材料全部烧毁,又派遣部将张德、刘整分兵攻入蔡州,将敌人的物资仓库烧了个一干二净。蒙古人完全没想到,一向被动挨打的宋军居然能搞起积极防御。可以说,宋军取得了一次对蒙古军后方基地的进攻性作战的重大胜利,把敌人的攻势扼杀于萌芽中,史称“邓穰之战”。

夔州退敌

当京湖战局有所缓解后,孟珙又奉命紧急驰援岌岌可危的上游四川战场。自端平二年(1235年)起,蒙古每年都入寇四川,仅成都就遭到两次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四川从南宋税赋半壁变成一片瓦砾。

嘉熙三年(1239年)秋,蒙古大将塔海、秃雪率兵号称八十万,再度杀入四川,并迅速推进到了川东,攻破开州(今重庆开县),抵达万州(今重庆万县)长江北岸。宋军急忙屯兵于长江南岸。不料蒙古军故意先在万州长江北岸列出大批船只,做出了一副强行渡江的姿态,又命汪世显在上流设下伏兵。次日,蒙古军开始渡江,宋军出动数百艘战船阻拦,汪世显则率领伏兵乘小船直接冲入宋军的船队,顿时将宋军水师杀得大败,蒙古军顺势将宋军追击到川东重镇夔州(今重庆奉节),直逼夔门,其余蒙古军则从万州渡过长江,沿南岸急速向夔门挺进。

同年底,孟珙率领万余湖北精兵来前往夔州路布防。此时,孟珙的兄长孟璟为湖北安抚副使、知峡州,也向他求援。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孟珙深知绝对不能轻易分兵援助,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区域防守。他准确判断出蒙古军主力汪世显部必取道施、黔(今四川彭水)两州渡江,于是派兵2000人驻屯峡州(今湖北宜昌),以兵千人屯归州(今湖北秭归),另拨部分兵力增援归州重要的隘口万户谷(今湖北秭归西)。其弟孟瑛以精兵5000驻松滋。作为预备队,弟孟璋率精兵2000驻守澧州,防施、黔两州的蒙古军队。孟珙的军事防御体系部署得当,环环相扣,遥相呼应。

图片 18孟珙于京湖战场展开的军事行动

凭借着孟珙的得当防御,南宋方面捷报频传,而蒙古军接连失利:南向施州方面的蒙古军被孟璟部将刘义在清平(今湖北巴东)击败,斩获无算。孟璟于归州西大垭寨更是经历一场激战后大获全胜,蒙古军丢盔弃甲后撤至夔州,之前缴获的物资又统统还给了宋军。这便是史上著名的“大垭寨之战”。

这时孟珙本人还没有亲临前线,他正率领本部人马向西移动。等孟珙到了前线的时候,夔州已经收复。战后,孟珙的爵位晋升为随县子。

嘉熙四年(1240年)九月,在宋军成功救援夔州和袭扰河南后,宋理宗授孟珙宁武军节度使、四川宣抚使兼知夔州。节度使头衔在宋朝是武将极高的荣誉职称,当年岳飞年仅31岁建节,使其他将领都十分眼红;这次,45岁的孟珙凭借杰出的战功获得了宋廷的高度认可,继岳飞、毕再遇后成为了南宋第三位旗帜性大将,并且承担了建立四川防御体系的重任。

孟珙兼管四川后,招集麻城、巴河、安乐矶、管公店沿边久经征战之士,以他的节度名组成“宁武军”;回鹘人艾忠孝率壮士马匹来降,孟珙创建“飞鹘军”。宋朝由于奉行不杀大臣的国策,对于失职的前线将领处罚也不是很重,形成了很恶劣的风气。一次,权开州梁栋借口乏粮擅离职守,孟珙把梁栋押解到夔州后当即斩首,以明“不许失弃寸土”之令。经过孟珙大力整顿,以及两年后新任四川制置使余玠的治理,四川战局焕然一新,恢复战斗力的宋军一直坚持到宋亡数年后。

高风亮节

黄州之战,朝廷赐孟珙金碗,他把金碗加上白金五十两赏赐给诸将。将士日夜战斗,伤病员很多。孟珙与大家同甘共苦,加派军医为士兵疗伤,将士们都感激不已。

治理川蜀时,四川制置使陈隆之与副使彭大雅不和谐 ,互相弹劾对方。孟珙写信给他们说:“国事都如此事态了,你们两个应该合智并谋,一起对抗蒙古,现在反而勇于私斗,岂不愧对于廉颇蔺相如的风骨吗!”两个人览信后,十分惭愧,重归于好。

淳祐二年(1242年) ,余玠上任四川制置使,顺路拜访孟珙处。孟珙认为重庆(四川制置司已由成都迁至重庆)的粮草太少,慷慨地发送十万石屯田粮给余玠作为见面礼,并派兵六千入蜀,命令儿子孟之经担任策应司都统制,随时准备救援。

同年,孟珙奏请朝廷,希望为在抗蒙战争中牺牲的文武官员立庙,以纪念他们保卫国家的功劳,并激励后人献身报国。他在岳阳的慈氏塔下,建起了一座祠堂,朝廷下旨赐名闵忠庙,每年祭奠一次殉国者。孟珙悲天悯人的情怀感动了当地人民和将士家属。

抱憾逝世

淳祐元年(1241年)春,孟珙改专任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后进封汉东郡开国公、检校少保。淳祐四年(1244年)春,又兼江陵知府。

从淳佑四年(1244年)开始,孟珙利用窝阔台病死、蒙古陷入内乱的时机,又开始使用“打谷草”的策略。他多次派兵出动出击,攻打蒙古军在河南的要塞,焚毁敌人囤积的粮草,并屡获胜捷。孟珙的声名至此更加显赫,不少原先向蒙军投降的南宋将士纷纷来归,使京湖战场上的形势出现了空前的好转。

淳祐六年(1246年),原南宋镇北军将领、时任蒙古河南行省的范用吉背叛蒙古人,秘密向孟珙请求投降。孟珙大喜过望,急忙上书请求朝廷予以批准。范用吉身为蒙古河南行省的军政长官,一旦归顺,显然会在军事上对南宋大有裨益,但史书记载“珙白于朝,不从”。较常见的解释是宋廷怕惹是生非,不愿意招降纳叛。但还有一种解释认为,宋理宗害怕范用吉的归顺增长孟珙的势力,起了猜忌之心,竟以范用吉“叛服不常”为由,拒绝了孟珙的请求。孟珙听说后,不免心灰意冷,叹息道:“三十年收拾中原的人,现在志向却不能够再伸展了。”随后主动上表请求致仕,宋理宗马上给予批准,让孟珙以检校少师、宁武军节度使的名义退休。孟珙本就患病,这样下来恐怕又加重了病情,整个夏天就在江陵一病不起。

同年九月初三(10月13日) ,有一颗大星陨于境内,声如雷鸣。随后狂风大作,掀开房屋,折断树木。当晚,孟珙薨于江陵,享年五十二岁。讣告传到杭州,宋理宗十分震惊,下诏辍朝一日,以示哀悼,特赠少师。其后累赠至太师、吉国公,谥号“忠襄”。由于荆襄一带父老的要求,为孟珙立庙,题名“威爱”。南宋文豪刘克庄为孟珙撰写了碑文。 孟珙家乡的人民,为纪念孟珙忠烈,将随州城两乡的孟家故里命名为孟家桥。

回答:

无解。

金国灭亡,蒙古人和宋人之间没有了缓冲地带,而蒙古人对南宋又是势在必得,在凶猛的蒙古骑兵面前,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对手。南宋的步兵为主的部队,连金国军队都不是对手,更何况蒙古骑兵?所以,顽强抵抗,失败是早晚的事情,想赵家皇室存活下去,只有俯首称臣,但是这样就会落个汉奸卖国贼的千古骂名,搞不好,即便投降也可能被蒙古人杀死,金国投降后,其皇室就是被蒙古人掠走,最后国破人亡,妻女受辱,所以,南宋皇室不想有第二次靖康之耻了。

所以说,战,无胜算,降,难苟活,逃,只能去台湾了,可惜,历史不能重来,所以说,无解!

回答:

由于宋朝是后周的将领赵匡胤发动军事政变建立起来的,因此,为了防止军事政变的再次发生,他就建立了宋朝独特的国家治理机制。

宋朝皇帝,实际上,并不参与国家的日常治理,负责国家日常治理工作的是由宰相领导的责任内阁,国家军队也是由文官来领导。

责任内阁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以便建功立业,青史留名,于是就经常对皇帝实施道德绑架,梦想统一中国,导致了无数次的对外战争,而驻扎在地方的军事将领,由于拥有生产经营的权利,招兵买马的权利,可以不断扩充自己的军事实力,因此,他们都力主发动对外战争的话。

由于皇帝对地方军事将领的严重不信任,同时,也惧怕文臣武将联手窃取国家的政权,于是就使得宋朝内耗严重,没有拥有强大的凝聚力,从来就不具备统一中国的能力。

由于宋朝打不过辽国,金国,但也不愿意和平共处,共同发展,于是就联合金国瓜分辽国,联合蒙古国瓜分金国,最后都是由于宋朝违背盟约,挑起事端,引发战争。

如果我是南宋的执掌朝政的重臣,首先就要改变宋朝的国家治理机制,建立高度中央集权的战时动员体制,使文臣武将紧紧团结在皇帝的周围,让皇帝拥有绝对的最高权利。

其次,要脚踏实地而不是好高骛远,有能力统一中国,就去统一中国,没有能力统一中国,那就得维持现状。苦练内功,和平发展,不断增强综合国力,做好备战工作,这才是根本。

再次,设立专门机构,严密关注蒙古国的动向,做好宋朝跟蒙古国的力量对比工作。

实际上,当初的蒙古国并不强大,蒙古人口也很少,蒙古国的国内人口构成也主要是汉族人,而不是蒙古族人,如果宋朝不去招惹蒙古,蒙古是不会进攻宋朝的。

回答:

这是一个假设历史命题,如果我是南宋的当政者,那么从内政外交都要进行较大的革新,那么有人要说南宋的内外政策并没有太大的错误,有必要革新吗,要不怎么说是假设历史呢?

首先说对外政策,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金国与蒙古与宋朝一样是世仇,成吉思汗的父亲是乞颜部的首领,乞颜部的先祖俺巴汗被金国钉死在城墙上,这个仇恨蒙古人从来没有忘记,因此,成吉思汗在取得西征的重大胜利后开始了灭西夏和金的战争,对宋来说,蒙古比金更大更强,因此要改变联蒙灭金的策略,重新与金修好,但并不意味着一定要与蒙古人闹翻,如果蒙古灭金,宋朝应该提供援助,而非任其吞并。

如果到最后必须选边站的话,宋朝与蒙古的对立就是公开的秘密,那么宋不仅要助金,还要助朝鲜和南诏,形成统一战线,这是灭国战,没有道理可讲,应该全民皆兵共同抗蒙,利用我国境内的大山大河和 辽阔的战略纵深作为屏障,来抵抗蒙古强大的骑兵。

回答:

宋朝灭亡有一定的自身因素,也有一定的外部因素,首先,宋朝重文轻武,北宋建立时充分吸取了唐朝灭亡的原因,怕武将掌管重兵割据一方,再度出现唐中后期的藩镇割据局面,所以对武将的要求十分苛刻,总体来说,就是提倡国民走仕途而不是走军途,宋朝新生人口数量庞大,新出生的国民从小就接受那种从文才能有出路的思想,当然没有就个人愿意去当兵,另一方面,宋朝也是一个思想变革的年代,统治者为了更好统治人民对儒家思想进行了改革,愚化国民,女子缠足,对统治者实行愚忠政策,总之,宋朝是中国人丢掉汉唐那种刚烈性格的开始,崖山海战,南宋战败后,数万国民宁可选择跳海自尽也不愿意与侵略者进行最后一战,这与骨子里的信仰是有很大原因的。

外部因素就是宋朝的灭亡有一定程度的是被少数民族拖垮的,由于石敬瑭拱手让给契丹燕云十六州之后,一直到明朝建立之前,燕云十六州一直没有收回,燕云十六州是由北方进入南方的战略要地,从北往南,易攻易守,随着金灭契丹,燕云十六州也转手金国,不久就发生了靖难之役,北宋灭亡,逃亡政权建立南宋,自此,宋朝丢失了半个中国,南宋灭亡,与宋蒙联手灭金有很大的关系,蒙古解决了金国政权,知道南宋国力依旧还在,没有选择急于灭南宋,而是实行大迂回战略,先攻下四川,然后灭了大理,从西面以及北面包围南宋,然后双线并进,一点点蚕食,将南宋消灭,这与南宋统治者的错误决策是有很大关系的。

如题,假如我执掌南宋朝政,我会对内实行改革,重用有才能的武官,将文人与武官的地位平衡,让国民对未来是从文从武有一个公平的决定,对外,不帮助蒙古借道灭金,让他们互相争斗,二虎相争,必有一伤,然后选择在二者一死一伤之时,出兵灭掉那个重伤一方,收复失地的可能性很大。

回答:

谈下悠史君的看法,蒙古灭金后必然南下攻宋这是无可争议的,蒙古的目标就是统一中原,为此南宋不管是联金抗蒙还是联蒙灭金都无需多议。以南宋当时和蒙古对决的战略事态,南宋必须做好自己,准备好和蒙古长期军事斗争的准备。首先,朝政上君臣内外要上下一心,做好积极备战,储备粮草军械,训练军队,鼓舞民心。其次重用抗蒙将领,如孟拱,余玠,王坚,刘琦,杜昊等名将,大力修城池,发展水军。从战略上看,南宋三大防区四川,京湖和两淮。蒙古的主要攻击地区就是四川和京湖,两淮地区坐拥淮河和长江天险易守难攻,南宋又重军屯住,因此蒙古必然重兵攻打京湖和四川。川蜀山脉绵延,道路崎岖不适合蒙古骑兵的展开,南宋只要依山建城,广积粮草此地绝不会失守和被蒙古突破。接下来的重点就是京湖地区的防守,历史证明蒙古人就是从京湖地区突破南宋的防线,导致南宋的全面崩溃。京湖的重点在于襄阳和樊城,蒙古绕开四川防区,切断京湖和四川,两淮战区的联系,使襄阳和樊城成为孤立无援之势。所以南宋必须全面加强和巩固襄阳和樊城,保证京湖和两淮及四川遥相呼应,成首尾之势。以强大的南宋水军来保障和衔接三大战区,广修城池形成密集的连环之势,凭借坚城利炮来打击蒙古强大的骑兵。再者朝廷可许以高官厚禄招抚北方汉族起义军,让他们不断的袭扰蒙古后方,减轻南宋正面战场的压力。若长期坚持此国策,朝堂清明,君臣一体,如此这般可保南宋百年无虞,待天下时机有变,收复中原指日可待亦。

回答:

可悲宋朝儒学冶国天下人奸懒文弱不会上阵打仗,宋有人口优势无法发挥出来,没啥办法可帮。除非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孔子,以耕战政策动员天下人抵挡蒙古军,还可以灭了蒙古帝国。

回答:

重臣也不能改变灭亡,要做皇帝,利用重臣来抵御蒙古入侵。不过自己身为皇帝一定要辨别是非,朝中总有主战派和投降派,还有中间派,他们的意见最终裁决是皇帝,支持主战派,那么耐心必须十分强大,有时候看是无能为力的将领实则持久战,消耗战,朝中投降派煽风点火是有的,都能说到皇帝的心里去。所以稳重是关键。总之谁都不好做!

(公元1235年到公元1239年):在宋理宗时期,南宋与蒙古结成同盟,一致来攻打曾经灭亡北宋,给宋王朝带来不世羞辱的金国。到公元1234年,金哀宗在蔡州被宋蒙联军击败自杀,金国彻底覆灭。历史总是会不断循环,早在北宋徽宗的时候,宋王朝也是与金国联合共同灭了大辽,不久就被兵强马壮的金国铁骑攻灭了都城、掳了二帝,后世称作“靖康之耻”。宋与蒙古联合灭金之后,宋蒙联盟马上就破裂。宋蒙战争拉开了序幕。 公元1235年,蒙古大汗窝阔台,集合了蒙古、女真、西夏、渤海等各部人马共计50万以上,兵分三路攻宋,终于开始了历时45年的灭宋战争。其中由窝阔台三子阔出带领的中路军,兵峰是直指南宋的军事要地,就是京湖地区襄阳重镇——襄阳。

蒙宋首战十五年

蒙古和南宋的首次交锋,是发生在1234年的端平入洛事件中,当时金国在蒙宋联军的夹击下走向灭亡,而中原出现了大量的真空地带。在意识到蒙古将成为下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之后,宋理宗决定增加战略缓冲地带,把战线推到已经残破的洛阳、开封一线。但是由于宋军指挥失误,以步兵为主的淮西精锐在蒙古的突袭下被打的支离破碎,损失有近7万之众。
图片 19

端平入洛后,蒙古和大宋开战。1235年,蒙古在南宋的川蜀、荆襄发动了全面入侵,蒙军在荆襄战场上连破襄阳、随州、郢州及荆门军、枣阳军、德安府,南宋的整条京湖防线千疮百孔。1236年十月,蒙古军中路在主将塔察儿的率领下又猛攻南宋的蕲州。情急之下,宋理宗急调镇守黄州的大将孟珙率军前来支援。蒙古将领塔察儿见孟珙军至,随即转向进攻江陵,孟珙大军尾随而至,并抢先进驻江陵,随后展开疑兵之计,趁蒙古大军大乱时发起突袭,最后大破蒙军。
图片 20

1237年,蒙古大军再次南侵,目标直指黄州。守将孟珙派遣部将水军攻击蒙古水军,他麾下强大的军力迫使蒙古军阵势大乱,退缩到长江北岸,并俘获战船两百余艘,使得蒙古水军的渡江计划完全破产。之后蒙古军便转移攻击目标,进攻黄州东堤,想切断黄州与水军的联系。孟珙挑选精兵壮士组织敢死队,经过奋战又重新夺回并守住东堤。无奈之下蒙古军决定直接攻打黄州城,口温不花增派西域兵和原西夏地区的归附军组成的数万大军对黄州城展开了迅猛的攻势,为了破坏蒙古军的攻城之势,孟珙派部将刘全等兵分七路,趁夜里悄悄出城,兵分七路突袭蒙古军,最后是只有一路没有得逞,而其他六路皆大破敌军。之后蒙古人又在黄州城下跟孟珙展开拉锯战,却被孟珙一一化解,最后蒙古人只好撤退。
图片 21

1238年,趁着蒙古大军退败之际,孟珙趁机收复襄阳,并重新强化了京湖战线,这一举动为日后襄阳大战吕文焕死守襄阳6年做足了准备。

1239年,蒙古大军再次进入四川,并且一度攻破川东。宋军守军一路溃败至川东重镇夔州。理宗再次调孟珙出击,由于孟珙布防严密,使得蒙军再次退却,而孟珙也趁机重新整顿四川战场的防守情况,以保证四川的坚固。

可以发现,蒙古大军在这十五年里虽然兵势迅猛,但是并没有全力的投入到对宋战争中,经常是在遭受挫败后便随即退军。再加上此时南宋有孟珙这样的军事人才以及数支精锐大军,所以还在快速发展期的蒙古也占不了很大的好处。

第一场交锋,宋军是失败的相当窝囊。当时襄阳的镇守将领是宋京湖安抚制置使赵范。当时在赵范部下有一支原属于金国的降兵组成的“克敌军”。赵范这个人有个缺点就是贪杯中之物。因此当蒙古军队与“克敌军”联络作为内应,赵范还做着酒梦。于是“克敌军”一哄而起,打开城门,把蒙古军队引入。赵范没办法只身逃出襄阳,襄阳失陷了。

蒙哥汗“图蜀灭宋”的九年

蒙哥汗继位后,蒙古的主要军事目标由西征变为攻宋,于是在这九年期间里,蒙古对南宋展开了疯狂攻势。先是忽必烈千里绕道攻灭大理,把宋军的西南大后方变为了前沿战线。虽然孟珙此时已经离世,但是他为大宋留下的遗产尚在,再加上宋理宗有坚决抵抗的决心,而且抵抗方略基本正确,所以南宋还是艰难的挺住了蒙古的攻势。
图片 22

1259年,忽必烈大军进攻湖北鄂州,由于宋军的瓜皮操作以及忽必烈的英明指挥,前来支援的南宋水师三战三败,最后蒙古大军成功渡江,将鄂州团团围住。一时间南宋各地军队前来支援,除了京湖战场再次陷入危机,在四川的宋军日子也不好过。

1258年,蒙哥汗亲帅大军进攻四川,一连攻下川东多地,最后兵指合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钓鱼城之战爆发了,经过了一年的浴血奋战,宋军成功的守住了阵地,并以投石机击毙了蒙哥汗。而之后急于回去争夺汗位的忽必烈也随即从鄂州撤兵,南宋一惨烈的代价,取得了这次战争的胜利。
图片 23

这次襄阳失守是在从岳飞从伪齐政权下收复的第一次失陷,这对南宋朝来讲是后果很严重,损失很巨大。直接的损失来自襄阳失陷的官民物资。数万人被掠走,30万石粮食、24库精良兵械,尽入敌手。 而在军事战略上的失败更加惨重。

忽必烈蒙元灭宋

忽必烈夺得汗位之后经过了几年的休整,于1267年再次发兵攻宋,此次的战略重点是先下荆襄,再图川淮。于是在1268年九月,蒙古大军兵至襄阳郊外,并开始以堡垒战打算长久的包围襄阳。

具体的战况我就不细说了,总之不管是元军也好,宋军也好,打的都很艰辛。因为元军虽然勇猛,但是守备襄阳的宋军也不是什么菜鸡,凭借着坚城高墙,宋军一次又一次的击退蒙军。但是前来支援的宋军,又被元军一一击退。就这样六年过去了,南宋的精锐部队在这次战斗中基本被消耗殆尽,而蒙古也面临着缺粮的威胁。
图片 24

就在双方都疲惫不堪之际,来自西亚地区的配重投石机技术打垮了襄阳守军心中最后一根稻草。在军卒的要求下,襄阳守将吕文焕不得已开城投降。而这一举动直接引发了后来蒙古大军的一路攻无不克的局势。随后仅过去了一年半,临安便被元军拿下了。而南宋也终于迎来了不可避免的灭亡。
图片 25

回答:

第一、按军队实力来说,如果拚死而战,南宋确实有一定的实力。甚至在四川合州作战时,宋军一炮轰死了蒙古大汗蒙哥。从崖山海战来看,南宋军民抵抗蒙古人,确实勇敢壮烈,面对这样的君民,蒙古人肯定要付出一定代价;第二、蒙古与宋朝是时战时和,并不是一鼓作气打了五十年。蒙古人发生内乱之时,就是宋蒙的和平之时;第三、蒙古人的兵力分散,大部分兵力用于西征,一直打到中亚、东欧,如果蒙古倾国之兵用于南宋,恐怕不是这个结果。

图片 26

反之,蒙古人灭夏与金国时,和打宋时面临的“国际局势”不同,西夏是宋、金、夏中最弱一国,蒙古人采取了先弱后强的战略,率先攻打夏国,金国与宋国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见死不救。逼得夏国反而附蒙攻金。最后造成夏国第一个灭亡的结局。灭金时是蒙、宋夹击金国,其实这时金国与宋国应该是唇亡齿寒,但宋国又犯了同样的错误,导致金国灭亡。金国灭亡后,宋国成了蒙古人最后一块肉,终于不敌蒙元的虎狼之师,亡国。

回答:

可以说这就是三个国家整体实力的体现。

南宋初年,金国最强大,宋次之,西夏居于末席;随着江南经济的发展和海外贸易的繁荣,到了南宋后期,宋后来居上,金国次之,西夏仍是最弱的。

其次,蒙古以骑兵为主,对付北方的夏和金优势巨大;相反,南宋疆域内水陆交错,骑兵的战斗力大打折扣。并且,夏和金本来就和蒙古接壤,自然是最近最早的受害者。

还有个因素就是蒙哥可汗在攻打合川钓鱼城时候突然去世,忽必烈停止南征,立即返回大漠同弟弟阿里不哥争夺大汗的宝座,让南宋小朝廷又苟延残喘了一段时间。

当然,南宋军民可歌可泣的誓死抵抗也推迟了南宋的灭亡。以文天祥、张世杰和陆秀夫等为代表的民族英雄在国难来临之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扶持幼主,率领军民誓死抗元,直至崖山之战后全体军民捐躯阵亡。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回答:

南宋其实不弱的,史学上有句话叫做‘北宋无将,南宋无相’可见南宋在历史上的武将群出,由南宋初期岳飞、韩世忠、吴阶、吴璘等一众名将;中期虞允文,后期的孟珙,王坚,吕文德,吕文涣(后投降元朝),不说大话打出去(主动攻击元)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但是自守是绝对没问题的。那为什么会灭亡呢,前面我已经说到了--无良相,然后自己各种作死。看完两宋史之后感觉宋不灭亡真是没天理。南宋末期的奸相贾似道,不仅在朝中封锁元军的情况让皇帝不知道实际情况,湖北襄阳被围达六年之久,吕文焕是实在坚持不住了才投降元军。对于襄阳之围,救急文书接二连三地发向朝廷,贾似道却只知玩乐,还要求皇帝不上朝。这各位可以去看下《宋史》中记载,远在千里之外的吕文涣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死命为朝廷效力,而朝廷因贾似道专权还在莺歌燕舞,只顾享乐。坚持了六年之久,终于撑不住了只能投降。襄阳一失,整个湖北就无险可守了,进而元军就能顺江而下,直捣杭州。在四川由于孟珙之前战略布局,一直在坚持抗击元军,直到南宋最后灭亡了还在坚持斗争。因此可见南宋要是有良相不止能坚持50年,或许能一直坚持下去也未可知!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回答:

多谢邀请

金国和西夏都是尚武的国家,两个国家的男子都好斗,强壮,从小就练习骑射拳脚。但是蒙古灭以武力立国的金和西夏却分别只用了二十多年。而宋朝以文立国,重文轻武,宋朝男子从小学文读书的比较多,而且蒙古灭金后,兵强马壮,为何灭以文立国的南宋却要近50年之久?

南宋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蒙古军队整装待发,进攻南宋。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一仗打了将近五十年,一位大汗也因此丧命。

蒙古人横扫欧亚主要靠的是强大的骑兵,蒙古到欧洲是广阔的欧亚大草原,蒙古骑兵可谓如鱼得水,因此势不可挡。而南宋地形复杂,山川险峻、河湖密布,不论爬山还是涉水,蒙古人都不擅长,无法发挥骑兵优势。此外,南方气候炎热潮湿,生活在高寒地带的蒙古人非常不适应,水土不服,疫病流行,战斗力锐减,往往打不了多久就得退兵,攻宋的时候多靠汉奸部队,否则想灭宋还真不容易。

宋朝是中国历史上对待士大夫最好的朝代。“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以是仁至。读圣贤书,所为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这是宋代士大夫的崇奉,崖山海战,几万人浮尸海上,可谓触目惊心。

回答:

偷懒一下,金国灭亡后,大将孟珙采取了最正确的方式替南宋续命50年,可惜宋朝历来有不信任武将的传统,导致无法挥师平定中原,复北宋国土,终于成一憾事。

金国灭亡后,刚刚亲政的宋理宗派太常寺簿朱杨祖前往河南府(今河南洛阳),祭扫北宋诸帝陵寝。不料谍报显示蒙古军在孟津、潼关一带开始屯军。使者想从淮东出发,此时踌躇不前。孟珙认为,淮东的南宋军队,由淮、泗沿着直到汴(今河南开封),路途时间较长,不如选精锐骑兵疾驰,不到十日便可完事,于是他和几位使者昼夜兼行,到达洛阳,干净利落地完成祭拜后安全回到襄阳。

正当孟珙在襄樊组建镇北军以防备蒙古南侵时,枢密院命令他赶赴行在临安(今浙江杭州)议事。宋理宗对孟珙非常器重,召见后夸奖道:“你是名将之子,忠诚而又勤恳,破蔡灭金,功绩昭著。”孟珙则说:“这都要归功于宗庙社稷的威灵,陛下的圣德,和三军将士的努力,臣何力之有?”宋理宗很高兴,又咨询中兴大计。孟珙答:“希望陛下宽民力,蓄人材,等待时机。”端平元年六月,宋理宗发动端平入洛,想抢夺中原土地,不料被蒙古人打的大败。他对宋蒙形势的发展陷入迷茫之中,问起与蒙古的和议,孟珙的回答掷地有声:“臣是一介武士,当言战,不当言和!”这是一个武将最标准的回答。宋理宗听了后,就给孟珙很多赏赐,并任命他知黄州(今湖北黄冈),节制黄、蕲、光三州及信阳军的兵马。

孟珙于端平三年(1236年)到任黄州后,加紧筑城墙挖城壕,招募流民开荒,安顿各部军队,从而使黄州防务更加稳固,为后来黄州之战的胜利打下了坚实基础。孟珙可能不知道,他即将担起保卫大半个南宋的重任。

江陵之战

端平二年(1235年),蒙古在南宋的川蜀、荆襄发动了全面入侵,双方的战事十分激烈。这一年,蒙古军显示出了它强大的战争能力,在荆襄战场上连破襄阳、随州、郢州及荆门军、枣阳军、德安府,南宋的整条京湖防线千疮百孔。端平三年(1236年)十月,蒙古军中路在主将塔察儿的率领下又猛攻南宋的蕲州(今湖北蕲春)。宋理宗忙的焦头烂额,急命在黄州的孟珙救援蕲州。想想几年前蔡州城下的兄弟之情,孟珙却和塔察儿却要刀兵相见,颇有点各为其主的沧桑感。塔察儿对孟珙的能力一清二楚,不愿跟他过多纠缠。孟珙刚到,塔察儿而就撤围而去,准备转攻江陵(今湖北荆州)。这是蒙古铁骑第一次兵临长江。

江陵是长江中流的一座重镇,南宋的襄阳府丢失后,京湖制置司便移治此处。蒙古军如果攻占这里,既可以西攻川蜀,又可以沿江东进,还可以南下湖湘,后果不堪设想。宋廷命令沿江、淮西制置使组织救援,“众谓无逾珙者”。孟珙也二话不说地出发。

这时蒙古军在枝江、监利编造木筏,准备渡江,形势逼人。孟珙的部下,包括他本人在内都是荆襄一带人。听说老家被人踹了,部将们十分义愤填膺,要求“返家复仇”的呼声非常高。孟珙深知力量悬殊,所以强按怒火,先集中力量封锁江面。接着他施展疑兵之计,以少示众,白天不断变换旗帜和军服颜色;晚上就虚张火把,沿江排开数十里,摆出一副大军来援的样子。蒙古军不知虚实,顿时惊慌不已。孟珙便趁机传令出击,大战一场,连破敌二十四座营寨,抢回被俘百姓两万多人,并将蒙军的渡江器具一并焚毁,取得了胜利,遏制住了蒙古的进攻态势。蒙古军无奈之下,只好撤军。由于孟珙扭转了长江中游的战局,封爵随县男,擢为高州刺史、忠州团练使、知江陵府兼京湖安抚副使。不久,又授鄂州诸军都统制。

保卫黄州

嘉熙元年(1237年)十月,蒙古军再度南侵,在宗王口温不花、大将张柔率领的主力进攻黄州。黄州所在的长江江面非常窄,利于渡江,是淮西的军事重镇。张柔部在黄州城西的大湖中夺取大批船只,顺流下达长江边。孟珙奉老上司史嵩之的命令,紧急从鄂州率水师火速驰援。双方恰巧在江面遭遇,面对老伙计,孟珙毫不手软,利用宋军艨艟斗舰猛撞蒙古船阵,冲乱敌军船队,杀开一条血路后进入黄州。由于这一次蒙古军来势汹汹,宋军又首战不利,本已绝望的黄州军民听说孟珙来援,士气大振,齐声欢呼道:“吾父来矣!”

黄州原为孟珙的大本营,这里的城防措施都是由他亲自主抓,很难被敌军攻克。孟珙每日亲临城头,督促宋军防御,看望伤病员,还斩杀四十九名畏敌退缩的士兵,最终稳住了宋军的阵脚。

黄州保卫战首先在江面展开,孟珙派遣部将水军攻击蒙古水军,宋军奋勇作战,迫使蒙古军阵势大乱,退缩到长江北岸,并俘获战船两百余艘。蒙古水军的渡江计划完全破产。于是蒙古军便转移攻击目标,进攻黄州东堤,想切断黄州与水军的联系,孟珙挑选精兵壮士组织敢死队,经过奋战又重新夺回并守住东堤。这样,蒙古军便不得不直接攻打黄州城。由于口温不花增派西域兵和原西夏地区的归附军连续不停地进攻,黄州处于危急之中。为了破坏蒙古军的攻城之势,孟珙派部将刘全等兵分七路,趁夜里悄悄出城,兵分七路突袭蒙古军。作为老朋友,张柔也很给孟珙面子,他的营寨防备严整,使宋军偷袭失败。而其六路宋军获得胜利,使蒙古军营盘大乱、军心动摇。

蒙古军整顿之后,便再次发动昼夜不停的轮番进攻。蒙军使用了火炮轰击黄州,把黄州城墙上的城楼全部烧毁,但是由于黄州的坚守,城头随时补上缺口,使蒙军无法趁机攻上城头。蒙古人又冲到黄州城下挖城墙,想直接在城墙上挖洞杀进城,孟珙派人预先在蒙军挖墙地方的城内,再筑一道城墙,并在被挖城墙的内侧挖大坑当陷阱,号称“万人坑”。当蒙军最终挖开城墙冲进来时,前面还是坚固的城墙,并且前军在后军的推挤下纷纷掉进坑里而被宋军用石头檑木砸死。到了第二年(1238年)的春天,死伤“十之七八”的蒙古军终于撤退。孟珙又一次扭转了南宋的被动战局,授宁远军承宣使、枢密副都承旨,不久升京西湖北制置使,实际上已是南宋中部战场的主帅。

收复襄樊

嘉熙二年(1238年),刚升任湖北路安抚制置使的孟珙便积极谋求进兵,收复中路重镇——襄阳府。南宋朝廷同意了他的计划。于是宋军就在荆襄战场展开了反攻。

同年十二月,宋将张俊收复郢州(今湖北钟祥),贺顺收复荆门,刘全在冢头、樊城、郎神山三次击败蒙军。三年(1239年)初,收复信阳军。在各路宋军接连胜利的鼓舞下,原先趁蒙宋两军均放弃襄阳的空虚而占据襄阳城,随后又投附蒙古的地方军阀刘廷美,这时就密约宋军都统江海夹击襄阳蒙军。由于有内应,宋军顺利推进到襄樊地区,收复樊城。四月,江海率宋军从荆门出发,沿途招集官民兵农,做对收复襄阳后的长期经营准备。在宋军的强大攻势面前,襄阳蒙将刘义捕获了游显等人后向宋军投降。至此,宋军收复了整个荆襄地区。

但是孟珙清楚,这么轻松就收复襄阳,并不代表宋军有多么的强大,而是因为蒙古根本就没把襄阳看在眼里。在他踏入襄阳之后,就马上给朝廷上表称:“襄、樊为朝廷根本,今百战而得之,当加经理,如护元气,非甲兵十万,不足分守。与其抽兵于敌来之后,孰若保此全胜?上兵伐谋,此不争之争也!”此时孟珙的老上司史嵩之刚刚被拜为右丞相兼枢密使,非常支持孟珙的工作。于是孟珙就以蔡、息两州的降兵组成忠卫军,以襄、郢两州的“归正人”组成先锋军,补充襄阳兵力。襄阳开始逐渐恢复了元气,重新成为军事重镇。

嘉熙四年(1240年)初,盂珙通过收集情报,探知老朋友张柔率军在河南地区屯田,同时在邓州、顺阳(今河南淅川)积聚造船木材。他一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老方法,学习蒙古人的方法,主动出兵骚扰,破坏蒙古的攻势准备。

盂珙命令张英出随州,任义出信阳,焦进出襄阳,分路连续袭扰蒙军,让蒙古军无法安心屯田。同时派遣部将王坚偷袭顺阳,将蒙古军积聚的造船材料全部烧毁,又派遣部将张德、刘整分兵攻入蔡州,将敌人的物资仓库烧了个一干二净。蒙古人完全没想到,一向被动挨打的宋军居然能搞起积极防御。可以说,宋军取得了一次对蒙古军后方基地的进攻性作战的重大胜利,把敌人的攻势扼杀于萌芽中,史称“邓穰之战”。

夔州退敌

当京湖战局有所缓解后,孟珙又奉命紧急驰援岌岌可危的上游四川战场。自端平二年(1235年)起,蒙古每年都入寇四川,仅成都就遭到两次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四川从南宋税赋半壁变成一片瓦砾。

嘉熙三年(1239年)秋,蒙古大将塔海、秃雪率兵号称八十万,再度杀入四川,并迅速推进到了川东,攻破开州(今重庆开县),抵达万州(今重庆万县)长江北岸。宋军急忙屯兵于长江南岸。不料蒙古军故意先在万州长江北岸列出大批船只,做出了一副强行渡江的姿态,又命汪世显在上流设下伏兵。次日,蒙古军开始渡江,宋军出动数百艘战船阻拦,汪世显则率领伏兵乘小船直接冲入宋军的船队,顿时将宋军水师杀得大败,蒙古军顺势将宋军追击到川东重镇夔州(今重庆奉节),直逼夔门,其余蒙古军则从万州渡过长江,沿南岸急速向夔门挺进。

同年底,孟珙率领万余湖北精兵来前往夔州路布防。此时,孟珙的兄长孟璟为湖北安抚副使、知峡州,也向他求援。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孟珙深知绝对不能轻易分兵援助,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区域防守。他准确判断出蒙古军主力汪世显部必取道施、黔(今四川彭水)两州渡江,于是派兵2000人驻屯峡州(今湖北宜昌),以兵千人屯归州(今湖北秭归),另拨部分兵力增援归州重要的隘口万户谷(今湖北秭归西)。其弟孟瑛以精兵5000驻松滋。作为预备队,弟孟璋率精兵2000驻守澧州,防施、黔两州的蒙古军队。孟珙的军事防御体系部署得当,环环相扣,遥相呼应。

孟珙于京湖战场展开的军事行动

凭借着孟珙的得当防御,南宋方面捷报频传,而蒙古军接连失利:南向施州方面的蒙古军被孟璟部将刘义在清平(今湖北巴东)击败,斩获无算。孟璟于归州西大垭寨更是经历一场激战后大获全胜,蒙古军丢盔弃甲后撤至夔州,之前缴获的物资又统统还给了宋军。这便是史上著名的“大垭寨之战”。

这时孟珙本人还没有亲临前线,他正率领本部人马向西移动。等孟珙到了前线的时候,夔州已经收复。战后,孟珙的爵位晋升为随县子。

嘉熙四年(1240年)九月,在宋军成功救援夔州和袭扰河南后,宋理宗授孟珙宁武军节度使、四川宣抚使兼知夔州。节度使头衔在宋朝是武将极高的荣誉职称,当年岳飞年仅31岁建节,使其他将领都十分眼红;这次,45岁的孟珙凭借杰出的战功获得了宋廷的高度认可,继岳飞、毕再遇后成为了南宋第三位旗帜性大将,并且承担了建立四川防御体系的重任。

孟珙兼管四川后,招集麻城、巴河、安乐矶、管公店沿边久经征战之士,以他的节度名组成“宁武军”;回鹘人艾忠孝率壮士马匹来降,孟珙创建“飞鹘军”。宋朝由于奉行不杀大臣的国策,对于失职的前线将领处罚也不是很重,形成了很恶劣的风气。一次,权开州梁栋借口乏粮擅离职守,孟珙把梁栋押解到夔州后当即斩首,以明“不许失弃寸土”之令。经过孟珙大力整顿,以及两年后新任四川制置使余玠的治理,四川战局焕然一新,恢复战斗力的宋军一直坚持到宋亡数年后。

高风亮节

黄州之战,朝廷赐孟珙金碗,他把金碗加上白金五十两赏赐给诸将。将士日夜战斗,伤病员很多。孟珙与大家同甘共苦,加派军医为士兵疗伤,将士们都感激不已。

治理川蜀时,四川制置使陈隆之与副使彭大雅不和谐 ,互相弹劾对方。孟珙写信给他们说:“国事都如此事态了,你们两个应该合智并谋,一起对抗蒙古,现在反而勇于私斗,岂不愧对于廉颇蔺相如的风骨吗!”两个人览信后,十分惭愧,重归于好。

淳祐二年(1242年) ,余玠上任四川制置使,顺路拜访孟珙处。孟珙认为重庆(四川制置司已由成都迁至重庆)的粮草太少,慷慨地发送十万石屯田粮给余玠作为见面礼,并派兵六千入蜀,命令儿子孟之经担任策应司都统制,随时准备救援。

同年,孟珙奏请朝廷,希望为在抗蒙战争中牺牲的文武官员立庙,以纪念他们保卫国家的功劳,并激励后人献身报国。他在岳阳的慈氏塔下,建起了一座祠堂,朝廷下旨赐名闵忠庙,每年祭奠一次殉国者。孟珙悲天悯人的情怀感动了当地人民和将士家属。

抱憾逝世

淳祐元年(1241年)春,孟珙改专任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后进封汉东郡开国公、检校少保。淳祐四年(1244年)春,又兼江陵知府。

从淳佑四年(1244年)开始,孟珙利用窝阔台病死、蒙古陷入内乱的时机,又开始使用“打谷草”的策略。他多次派兵出动出击,攻打蒙古军在河南的要塞,焚毁敌人囤积的粮草,并屡获胜捷。孟珙的声名至此更加显赫,不少原先向蒙军投降的南宋将士纷纷来归,使京湖战场上的形势出现了空前的好转。

淳祐六年(1246年),原南宋镇北军将领、时任蒙古河南行省的范用吉背叛蒙古人,秘密向孟珙请求投降。孟珙大喜过望,急忙上书请求朝廷予以批准。范用吉身为蒙古河南行省的军政长官,一旦归顺,显然会在军事上对南宋大有裨益,但史书记载“珙白于朝,不从”。较常见的解释是宋廷怕惹是生非,不愿意招降纳叛。但还有一种解释认为,宋理宗害怕范用吉的归顺增长孟珙的势力,起了猜忌之心,竟以范用吉“叛服不常”为由,拒绝了孟珙的请求。孟珙听说后,不免心灰意冷,叹息道:“三十年收拾中原的人,现在志向却不能够再伸展了。”随后主动上表请求致仕,宋理宗马上给予批准,让孟珙以检校少师、宁武军节度使的名义退休。孟珙本就患病,这样下来恐怕又加重了病情,整个夏天就在江陵一病不起。

同年九月初三(10月13日) ,有一颗大星陨于境内,声如雷鸣。随后狂风大作,掀开房屋,折断树木。当晚,孟珙薨于江陵,享年五十二岁。讣告传到杭州,宋理宗十分震惊,下诏辍朝一日,以示哀悼,特赠少师。其后累赠至太师、吉国公,谥号“忠襄”。由于荆襄一带父老的要求,为孟珙立庙,题名“威爱”。南宋文豪刘克庄为孟珙撰写了碑文。 孟珙家乡的人民,为纪念孟珙忠烈,将随州城两乡的孟家故里命名为孟家桥。

回答:

当时宋朝另一个最大的对手是金朝,下面我们看看,宋朝和金朝之间,为什么金朝也始终无法灭亡宋朝,而是形成了对峙。

宋金对峙时期,南方经济明显超过了北方。主要原因是:

南宋初期,金军虽然多次南攻,但金军少有渡过长江,南方所受战争侵扰较少;

大量北方宋人不愿在金国统治下生活,移居到南方,使南方人口大为增加。

宋朝确立了“农商并重”国策,采取了惠商、恤商政策措施,使社会各阶层纷纷从事商业经营,商品经济呈现出划时代的发展变化,宋代商业已被视同农业,均为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士、农、工、商皆百姓之本业”成为社会共识,使宋朝商人的社会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

宋朝期间,中国科技得到了空前发展。在南宋时期,大量数学以及科学教材开始广泛推出。南宋人可以利用水力水车来制作一个有三层楼高之计时器(水运仪象台);首次测量降雨量、降雪量.在北宋时期开始,且在南宋时期兴盛的浮桥(桥下是可以浮在水上的东西,多为充气品,必要时可为高大船只让路,由徽宗发明);且拱桥技术出现等。韩信点兵等数学问题也得到了完整的解释;圆周率的精细度被提高,李约瑟把宋代称为“伟大的代数学家的时代”,认为“中国的代数学在宋代达到最高峰”。沈括著书梦溪笔谈,首次进行谐振现象的实验,领先西方数个世纪。南宋手工业,包括纺织业、造船业、制瓷业、造纸业、印刷业和火器制造业都有较大的发展。

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发明,一半以上都出现在宋朝,宋代的不少科技发明不仅在中国科技史及世界科技史上也号称第一。火药和火药武器的大规模使用和推广始自南宋。近代的枪炮就是在南宋出现的原始的管形火器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南宋还广泛使用威力巨大的火炮作战,反映了南宋火器制造技术的巨大进步。

图片 34

襄阳作为战略要地,是南宋王朝的“国之西门”,是南宋在荆襄防线的一个重要支撑点。襄阳失,则江陵危,江陵危;则长江之险不足恃。长江天险不再是天险,门户洞开之后便是大片土地是无险可守,直接威胁到首都临安。因此襄阳失守后不到一年,宋京西南路的一府八州军,有七个州军全部失陷。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蒙古灭夏国用了22年,没有郭靖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