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新动向,以法治手段应对历史

历史虚无主义并非把一切历史都虚无化,而是有“虚”有“实”,虚无的是中国革命史、党史、国史、军史以及民族传统文化,美化的是“普世价值”和资产阶级自由化。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就是要求在历史研究中必须遵循“从物质到意识”这一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而且也只有运用这一方法才能从根本上撕开历史虚无主义的伪学术面纱。

(作者系福建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新动向,以法治手段应对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的诋毁。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新动向,以法治手段应对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的诋毁。思想观点隐蔽化。毋庸置疑,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宣扬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及其价值观,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基本观点和根本思想动机。但在现实中,历史虚无主义却将其思想动机隐藏得越来越深。比如,他们通过迎合大众猎奇心理的“戏说历史”“独家秘史”等娱乐化方式,或美化反面人物,或污蔑正面人物甚至革命领袖,或夸大党的历史错误,或以人的性格或心理来解释历史,采取迂回出击的策略,兜售其反党反社会主义、称颂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及其价值观的思想观点,从而达到蛊惑人心、和平演变的政治动机。

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新动向,以法治手段应对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的诋毁。二是要坚持实事求思想路线。

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新动向,以法治手段应对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的诋毁。“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英雄是标注历史的精神坐标,是共同的历史记忆和宝贵的精神财富,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精神动力。法治是捍卫英雄荣光、弘扬浩然正气的利器。《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征求意见已然截止,期待其早日颁布实施,届时,它将成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有力法治武器。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颁发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仪式讲话中指出的,“我们要铭记一切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作出贡献的英雄们,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戮力同心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加强跟踪研究,深入揭批历史虚无主义。对于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本质和理论错误,我们必须进行全面深入的跟踪研究,针锋相对地进行揭露和批判。党的理论宣传工作者和有关研究人员,应把历史虚无主义作为一个重要研究课题,准确把握其思想动态和发展趋势,时刻关注其言论和举动,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从学理上对其进行持续深入的跟踪研究,认清其本质,澄清其错误,深刻揭露其反党反社会主义、进行和平演变的政治本质,系统批判其唯心主义世界观、历史观以及形而上学方法论和抽象人道主义价值观等错误的理论基础,使历史虚无主义的暗流完全暴露于真理和正义的阳光之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员干部要“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能力”。坚持法治思维必须要健全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如新修订的《民法总则》和刚刚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就明文规定,禁止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的事迹和精神,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将依法惩处直至追究刑责。同时,要加强网络意识形态的监管,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党员干部更要严守党纪国法,做到率先垂范,从而形成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强大合力。

最后,以法治手段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党员要率先遵章垂范。把维护英雄人物和英雄精神作为党员的责任,既是从严治党的要求,也是以法治手段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应有之义。2016年,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明确要求,对歪曲、丑化、否定党的领袖和英雄模范的言行,必须旗帜鲜明反对和抵制。2017年,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关于规范党员干部网络行为的意见》规定,党员干部不准参与“丑化党和国家形象,诋毁、污蔑党和国家领导人,歪曲党史、国史、军史,抹黑革命先烈和英雄模范”等网络传播行为。这些规章汇聚起反对和批判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法治力量。

理论外衣新潮化。随着西方社会思潮的涌入,历史虚无主义穿上了后现代主义、新自由主义等理论外衣,使其理论具有更大的欺骗性。历史虚无主义对后现代主义史学采取实用主义的立场,借助后现代主义对历史客观性的质疑,否定客观真实的历史,用后现代主义反中心主义的立场否定主流价值观和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历史虚无主义与新自由主义的立场更为接近,二者具有相同的政治立场和价值取向,都是资本主义国家推行和平演变的战略工具。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鼓吹的都是西方道路和西方价值观,都极力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只不过前者从历史的角度进行否定,后者从现实的角度进行否定。因此,新自由主义必然成为历史虚无主义的理论工具和理论外衣,二者沆瀣一气、互为表里。

一是要坚持整体性原则。

第四,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行为,必须引导社会形成用好法治武器的氛围。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的肆意诋毁,恶意歪曲甚至污蔑,不仅触碰了社会道德底线,更触碰了法律底线。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历史阶段,以法治之名进行查处、惩戒是抵制和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言行的必然选择。2016年,“狼牙山五壮士”中的两位英雄葛振林、宋学义的后人葛长生、宋福宝起诉《炎黄春秋》杂志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侵害名誉权、荣誉权案;革命烈士邱少云胞弟邱少华诉孙杰(微博大V“作业本”)、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一般人格权纠纷案等,开启了运用法律手段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判例,正本肃源,有力遏制了诋毁势头的蔓延,有效消除了其对社会的负面影响。

传播受众低龄化。青少年群体是网民的主力军,伴随传播手段的网络化,他们日益成为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传播的主要受众。中小学生和大学生对网络的依赖性大,并处在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形成阶段,辨别是非的能力相对欠缺,特别是他们又处于喜好标新立异的思想叛逆期,极容易受到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的影响、蛊惑和毒害。

历史虚无主义本质上是历史唯心主义,对历史现象的分析,不是从既定的历史事实出发,而是从所谓的“普世价值”等抽象概念出发,去遴选材料和裁量历史,罔顾特定的历史前提,对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进行评价,得出早已预设好的错误结论。由此可见,历史虚无主义根本谈不上是一种严肃的社会思潮,而是种彻底的伪科学。

历史虚无主义作为一种错误的社会思潮,消解英雄和英雄行为是其惯用的手法,或通过矮化、丑化、虚化和污名化等方式解构英雄,或用娱乐化形式贬损英雄,或对英雄人物恶意中伤,消解英雄的精神力量。这种行为不仅亵渎了为国家和民族贡献力量乃至献出生命的英雄,也扰乱了人们对英雄的正确认知,触碰了人民群众的情感底线,挑战社会的正义良知。因此,采取法治手段来禁止、查处诋毁英雄行为,是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必然要求。

当前一段时间,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传播手段、思想内容等方面发生了显著变化,具有了更大的隐蔽性和欺骗性。我们必须密切关注其发展动向,高度警惕其现实危害,针锋相对采取应对之策,以高度的政治自觉掌握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主动权。

历史虚无主义尽管存在不同的类型,各有侧重,但多以否定历史、颠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虚无民族文化为主要特征,其实质在于否定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一种影响较广、危害极大的社会政治思潮,需要对其高度警惕和坚决抵制。深入认识和有效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离不开正确的思想方法。

第二,以法治手段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必须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健全法律制度。英雄是标注民族精神的一个刻度,构成了一个民族向慕正义、追求崇高的价值底座。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丑化、诋毁、贬损、质疑英雄烈士。加之,关于英雄名誉保护的立法不全面,使得英雄名誉保护在法律领域面临诸多尴尬与困境。因此,必须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健全法律制度,以法治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的诋毁。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以法律形式将9月30日设立为烈士纪念日;2107年10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中特别明确,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2017年12月,《英雄烈士保护法》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首次审议。以立法、制度的方式保护英雄烈士,回应了社会关切,回击了历史虚无主义丑化英雄烈士的恶劣行为,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和长远意义。

针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严重危害,我们必须进一步坚定理想信念,自觉加强理论学习,依法净化网络空间,通过正面宣传和教育,针锋相对批判其歪理,自觉抵制其危害,捍卫意识形态安全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新动向,以法治手段应对历史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