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矿中火爆法,宋代采矿技术

银矿中火爆法,宋代采矿技术。银矿中火爆法,宋代采矿技术。银矿中火爆法,宋代采矿技术。王菱菱大学生用二十年武功写就的《明朝矿物冶炼业研商》是一部很值得一读的绝唱。

至于秦朝银矿的采矿物冶炼炼手艺,南陈人赵彦卫在开禧二年写就的《云麓漫钞》中有以下记载: 取银之法:每石壁上有黑路, 乃银脉。随脉凿穴而入,甫容人身,深至十数丈,烛火自照。所取银矿皆碎石,用臼捣碎,再上磨,以绢罗细。然后以水淘,黄者即石,弃去;黑者乃银。用面糊团 入铅,以火煅为大片,即入官库。俟三两天,再煎成碎银,每五十三两为一包,与坑户三七分之,官收三分,坑户得八分。铅从官卖,又纳税钱,不啻半取矣。它日 又炼,每五公斤为一铤,三两作火耗,坑户为油烛所熏,不类人形。约略八次承办,坑户谓之过池。日过水池、铅池、灰池之类是也。这段记载讲述的是宋代高宗至 孝宗时期建宁府政五河县瑞应银场的采银情状。其工艺技术进度大致如下:凿取矿石一一粉碎矿石淘矿选矿在选出的矿末中投入铅制成矿团入火煅打成片 煎成碎银精炼后形成五市斤一锭的金锭。文中涉及炼成精银差十分少要经过六道工序,在那之中,过水池是指用水淘洗矿末,过铅池是指用面糊团入 铅,但文内并未述及过灰池的情状,因而赵彦卫的记述并不曾完全地呈现出银矿物冶炼炼的全经过。 洪咨夔在他所作的《大冶赋》中对冶银生产进度也会有一段描述,其文日: 余宦游东楚,密次冶台,职冷官闲,有闻见悉纂于策。垂去,乃辑而赋之。其词曰:……银城有场,银斜有坑,银玉有坞,银嶂有山。宝积张万窦之空洞,天寿倚 一柱之躜坑。立岩墙而弗顾,慨循利而忘安。谎路深刻,阁道横蹑。篝灯避风而上照,梁杠插水而下压。戽枵深穿之腹,炮泐骈石之胁。捷跳蛙其不系,磔苍髯而可 镊。碓山籍矿而殷雷,淘池搅粘而飞霎。流景倒烛,星星晔晔。烧窖熟,盒炉裂。铅驰沸,灰窠发。 气初走于烟云,花徐翻于霜雪。它山莫优,朱提则劣;于以供王府匪颁之用,于以补冶台贷本之阙。 从洪咨夔的自述中可见,他在饶州任官时,勤于求知,常从在饶州设官置署的提点坑冶铸钱司官员这里获取有关矿物冶炼业开荒的学识与生育消息,从而纂成《大冶 赋》。在上述文字中,洪咨夔提到的银城有场,银斜有坑,银玉有坞,银嶂有山……,除了可释为如华觉明等人在《考释与辩论》一文中提出的是 银矿床的赋存外,小编估摸还大概包涵着产银之地或矿场的称呼,可释为银城场、银斜坑、银玉坞、银嶂山、宝积场等。《大冶赋》从罐路深刻之句起,发轫稳步描述银矿的采矿物冶炼炼进程。我们从这段文字中得以知道,银矿的野鸡井巷很深,有栈道和木结构支架;井下以篝灯作为照明工具;为防范地下水的淹灌,特意备 有戽斗排水装置;矿工们在采矿作业中还亟需免去这些对人身安全构成威迫的巨石。矿石运到地面后,再经过碎矿、选矿、熔炼、灰吹法提银等一密密麻麻进度,得到白 银。这段描述反映了古代银矿采炼的总体历程,不过内容过于完美,又是由骈体文写成,重视文字的对仗与修饰,故而使大家难以详细地问询当下的工夫情状。 与上述记载相比较,辽朝人陆容《菽园杂记》中收益的《龙泉县志》关于采银的记叙则不但进一步完整,而且明畅易懂。现将全文照录如下: 五金之矿,生于山川重复高峰峻岭里面。其发之初,惟于顽石中隐见矿脉,微如毫发。有识矿者得之,凿取烹试,其矿色样差异,精粗亦异。矿中得银,多少不 定,或一箩重二十五斤,得银多至二三两,少或三四钱。矿脉深浅不可测,有本地点发而遽绝者;有深入数丈而绝者;有三三两两,久而方阔者;有矿脉中绝,而凿取不 已,复见兴盛者,此名字为过璧;有方采于此,忽然不现,而复发于寻丈之间者,谓之虾蟆跳。大率坑匠采矿,如虫蠹木,或深数丈,或数十丈,或数百丈。随其浅 深,断绝方止。旧取矿携尖铁及铁键,竭力击之,凡数十下,仅得一片。今不用链尖,惟烧爆得矿。矿石不拘多少,采入碓坊,舂碓不粗,是谓矿末。次以大桶盛 水,投矿末于中,搅数百次,谓之搅粘。凡桶中之粘分三等,浮于面者谓之细粘,桶中者谓之梅沙,沈于底者谓之粗矿肉。若细粘与梅沙,用尖底淘盆,浮于淘池 中,且淘且汰,泛扬去粗,留取其精英者,其粗矿肉,则用一木盆如小舟然,淘汰亦如前法。大率欲淘去石末,存其真矿,以桶盛贮,炫彩星星可观,是谓矿肉。次 用蔬菜泥搜拌,圆如拳大,排于炭上,更以炭一尺许覆之,自旦发火,至未时住火候冷,名窖团。次用烀银炉炽炭,投铅于炉中,候化即投窖团入炉,用鞴鼓扇不停 手。盖铅质量收银,尽归炉底,独有滓浮于面。凡数11次,炉爬出炽火,掠出炉面滓。烹炼既熟,长久,以水扑火,则银铅为一,是谓铅驼。次就地用优质炉灰,视铅 驼大小,作一淡白紫窠,置铅驼于灰窠内,用炭围叠侧,扇火不住手。初铅银混,泓然于灰窠之内,望泓面有烟云之气飞走不定,久之稍散,则雪花腾涌,雪花既尽, 湛然澄澈。又少顷,其色自一边先变浑色,是谓窠翻。烟云雪花,乃铅气未尽之状。铅性畏灰,故用灰以捕铅。铅既入灰,惟银独存。自辰至午,方 见尽银。铅入于灰坯,乃生药中蜜陀僧也。《龙泉县志》的内容就算被录入明朝的《菽园杂记》中,实际上却是明清处州人陈百朋写就的一部地点志。因而,《龙泉 县志》中对采银冶炼进度的详实完整的描述,反映的正是南梁时期本地银矿.开拓冶炼的技能境况。 从《龙泉县志》描述的情事看,南宋的矿冶工匠在长久的采矿活动中早已储存了丰裕的经验,善于识别矿石品位的轻重以及辨析采凿进度中相见的矿脉走向及更换情状。凭仗《龙泉县志》的记叙,当时应用 的采银冶炼工艺技术进程如下:第一步,下到矿井凿取矿石,运到地面。第二步,在碓坊将矿石粉碎成末。第三步,用大桶盛水淘选矿末。矿末经持续搅和后变成区别等级次序的悬浮物,精矿肉沉入桶底,矿工逐次淘去浮滓,拣去杂石,选出精矿肉。第四步,将选出的精矿肉用蔬菜泥拌制成团,排于炭中焙烧大致八八个钟头,造成窖 团。第五步,将铅投入炉中熔化,再投入窖团,鼓风熔炼。待银铅混融成液状沉在炉底后,从炉中耙出浮滓,然后熄火,银铅溶液冷却后形成铅驼。第六步, 将铅驼放人用灰堆就的灰窠内,相近围以木炭,开火烧灼,利用铅性畏灰的法则,分离银铅,建议纯银。这一记载,恰符合赵彦卫《云麓漫钞》中抵伍次过 手的传教,同期还校正和弥补了赵彦卫、洪咨夔记载上的疏漏。

关于银矿的采矿冶炼技巧,西汉人赵彦卫在开禧二年写就的《云麓漫钞》中有以下记载: 取银之法:每石壁上有黑路, 乃银脉。随脉凿穴而入,甫容人身,深至十数丈,烛火自照。所取银矿皆碎石,用臼捣碎,再上磨,以绢罗细。然后以水淘,黄者即石,弃去;黑者乃银。用面糊团 入铅,以火煅为大片,即入官库。俟三两天,再煎成碎银,每五十三两为一包,与坑户三九分之,官收三分,坑户得七分。铅从官卖,又纳税钱,不啻半取矣。它日 又炼,每五十两为一铤,三两作火耗,坑户为油烛所熏,不类人形。大致陆次承办,坑户谓之过池。日过水池、铅池、灰池之类是也。这段记载讲述的是南至 孝宗时代建宁府南平市瑞应银场的采银意况。其工艺技术进度大概如下:凿取矿石一一粉碎矿石——淘矿选矿——在选出的矿末中投入铅——制成矿团——入火煅打成片 ——煎成碎银——精炼后产生五千克一锭的元宝。文中提到炼成精银大致要透过六道工序,个中,“过水池”是指用水淘洗矿末,过“铅池”是指“用面糊团入 铅”,但文内并未述及过“灰池”的处境,因而赵彦卫的记述并不曾完全地展示出银矿物冶炼炼的全经过。 洪咨夔在他所作的《大冶赋》中对冶银生产进度也可以有一段描述,其文日: 余宦游东楚,密次冶台,职冷官闲,有闻见悉纂于策。垂去,乃辑而赋之。其词曰:……银城有场,银斜有坑,银玉有坞,银嶂有山。宝积张万窦之空洞,天寿倚 一柱之躜坑。立岩墙而弗顾,慨循利而忘安。谎路深远,阁道横蹑。篝灯避风而上照,梁杠插水而下压。戽枵深穿之腹,炮泐骈石之胁。捷跳蛙其不系,磔苍髯而可 镊。碓山籍矿而殷雷,淘池搅粘而飞霎。流景倒烛,星星晔晔。烧窖熟,盒炉裂。铅驰沸,灰窠发。 气初走于烟云,花徐翻于霜雪。它山莫优,朱提则劣;于以供王府匪颁之用,于以补冶台贷本之阙。 从洪咨夔的自述中可知,他在饶州任官时,勤于求知,常从在饶州设官置署的提点坑冶铸钱司官员这里获得有关矿物冶炼业开拓的知识与生育信息,从而纂成《大冶 赋》。在上述文字中,洪咨夔提到的“银城有场,银斜有坑,银玉有坞,银嶂有山……”,除了可释为如华觉明等人在《考释与顶牛》一文中提议的是 “银矿床的赋存”外,作者预计还也许带有着产银之地或矿场的名目,可释为银城场、银斜坑、银玉坞、银嶂山、宝积场等。《大冶赋》从“罐路深远”之句起,开头稳步描述银矿的开发冶炼进度。我们从这段文字中得以明白,银矿的非官方井巷很深,有栈道和木结构支架;井下以篝灯作为照明工具;为严防地下水的淹灌,特意备 有戽斗排水装置;矿工们在采矿作业中还须要破除那多少个对人身安全构成威吓的巨石。矿石运到地面后,再通过碎矿、选矿、熔炼、灰吹法提银等一类别进度,得到白 银。这段描述反映了金朝银矿采炼的整整过程,然则内容过于理想,又是由骈体文写成,重视文字的对仗与修饰,故而使大家难以详细地打听当下的技能景况。 与上述记载比较,人陆容《菽园杂记》中收益的《龙泉县志》关于采银的记叙则不但更加完整,而且明畅易懂。现将全文照录如下: 五金之矿,生于山川重复高峰峻岭时期。其发之初,惟于顽石中隐见矿脉,微如毫发。有识矿者得之,凿取烹试,其矿色样分裂,精粗亦异。矿中得银,多少不 定,或一箩重二十五斤,得银多至二三两,少或三四钱。矿脉深浅不可测,有当位置发而遽绝者;有长远数丈而绝者;有一定量,久而方阔者;有矿脉中绝,而凿取不 已,复见兴盛者,此名叫过璧;有方采于此,忽然不现,而复发于寻丈之间者,谓之虾蟆跳。大率坑匠采矿,如虫蠹木,或深数丈,或数十丈,或数百丈。随其浅 深,断绝方止。旧取矿携尖铁及铁键,竭力击之,凡数十下,仅得一片。今不用链尖,惟烧爆得矿。矿石不拘多少,采入碓坊,舂碓相当的细,是谓矿末。次以大桶盛 水,投矿末于中,搅数百次,谓之搅粘。凡桶中之粘分三等,浮于面者谓之细粘,桶中者谓之梅沙,沈于底者谓之粗矿肉。若细粘与梅沙,用尖底淘盆,浮于淘池 中,且淘且汰,泛扬去粗,留取其精英者,其粗矿肉,则用一木盆如小舟然,淘汰亦如前法。大率欲淘去石末,存其真矿,以桶盛贮,炫彩星星可观,是谓矿肉。次 用米粉搜拌,圆如拳大,排于炭上,更以炭一尺许覆之,自旦发火,至猪时住火候冷,名窖团。次用烀银炉炽炭,投铅于炉中,候化即投窖团入炉,用鞴鼓扇不停 手。盖铅品质收银,尽归炉底,独有滓浮于面。凡数次,炉爬出炽火,掠出炉面滓。烹炼既熟,漫长,以水扑救,则银铅为一,是谓铅驼。次就地用优质炉灰,视铅 驼大小,作一赫色窠,置铅驼于灰窠内,用炭围叠侧,扇火不住手。初铅银混,泓然于灰窠之内,望泓面有烟云之气飞走不定,久之稍散,则雪花腾涌,雪花既尽, 湛然澄澈。又少顷,其色自一边先变浑色,是谓窠翻。烟云雪花,乃铅气未尽之状。铅性畏灰,故用灰以捕铅。铅既入灰,惟银独存。自辰至午,方 见尽银。铅入于灰坯,乃生药中蜜陀僧也。《龙泉县志》的剧情就算被录入清朝的《菽园杂记》中,实际上却是北周处州人陈百朋写就的一部地点志。因而,《龙泉 县志》中对采银冶炼进程的详实完整的描述,反映的就是梁国一代当地银矿.开辟冶炼的技巧情况。 从《龙泉县志》描述的境况看,汉朝的矿冶工匠在漫漫的开采掘进活动中一度储存了丰裕的经历,善于识别矿石品位的音量以及辨析采凿进程中遇到的矿脉走向及更动景况。依靠《龙泉县志》的记载,当时选取的采银冶炼工艺技术进度如下:第一步,下到矿井凿取矿石,运到地面。第二步,在碓坊将矿石粉碎成末。第三步,用大桶盛水淘选矿末。矿末经持续和弄后形成分歧档次的悬浮物,精矿肉沉入桶底,矿工逐次淘去浮滓,拣去杂石,选出精矿肉。第四步,将选出的精矿肉用米粉拌制成团,排于炭中焙烧差不离八八个钟头,产生“窖 团”。第五步,将铅投入炉中熔化,再投入“窖团”,鼓风熔炼。待银铅混融成液状沉在炉底后,从炉中耙出浮滓,然后熄火,银铅溶液冷却后产生铅驼。第六步, 将铅驼放人用灰堆就的灰窠内,周围围以木炭,开火烧灼,利用“铅性畏灰”的规律,分离银铅,提议纯银。这一记载,恰符合赵彦卫《云麓漫钞》中“抵四次过 手”的传教,相同的时间还改良和弥补了赵彦卫、洪咨夔记载上的疏漏。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公布(www.lishixinzhi.com)倘诺转发请评释出处。部分剧情来自网络,版权归原来的小说者全数,如有侵袭您的原创版权请告诉,大家将不久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银矿中火爆法,宋代采矿技术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