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爱国情怀,严复_严复简介_严复天演论

别样的爱国情怀,严复_严复简介_严复天演论。本文来源历史网

图片 1

摘要: 严复_严复简介_严复天演论严复翻译的《法意》 严复其人,我们更多是在中学课本里知道了这个人,他是中国资产阶级的启蒙思想家,严复的思想主张是什么?能让这么多年后的人们还深深敬佩。 严复简介 严复,出 ...

一次宴席,辜鸿铭大放厥词,宣言恨不能杀二人以谢天下,有客问二人为谁,回约严复和林纾,其时严、林二人均在同席。严复对辜鸿铭的挑衅置若罔闻,而林纾则当场质问辜何出此言。

上大学时,有一次在群里面看大家聊天,当话题转到政治层面时,立马有人站出来主张:我辈小民,勿谈国事!随后大家陷入沉默,话题就再进行不下去。我想站出来反驳他,但又觉不妥,从五四运动到八九学潮,我们学生总是冲锋在前,也总是受伤流血最多的。勿谈国事的话从学生口中出,理由是很充分的,似乎不好去反驳,此事就此罢了。

图片 2

图片 3严复

很久后来,读到了一段话,让我又想起了这件事,原话已记不清,大致是这样的意思:我们自己的小家之于国家,就像是一个个鸟窝之于大树,倘若大树能茁壮健康成长,那我们小家的根基就稳固,倘若我们不爱护大树,总有一天:树倒了,鸟窝就毁了,国破了,家也就亡了。

别样的爱国情怀,严复_严复简介_严复天演论。严复_严复简介_严复天演论严复翻译的《法意》 严复其人,我们更多是在中学课本里知道了这个人,他是中国资产阶级的启蒙思想家,严复的思想主张是什么?能让这么多年后的人们还深深敬佩。 严复简介 严复,出生在一八五四年的福建侯官县的一个中药世家的家庭中。在严复十二岁的时候,他的父亲病逝。当时正在学馆上学的严复中途辍学,放弃了旧时代的科举之路。后来他进入到福建船政学堂进行驾驶学习,在一八七一年顺利毕业,是福建船政学堂的第一批学员。在光绪三年二月,严复只身前往英国学习海军,期间结识中国派往英国的大臣郭嵩焘。两年后学成回国,任职福建船政学堂的教习。而后严复在光绪十六年获得候选道的官衔。 在甲午战争后,严复深深感受到国家陷入沉陷,留学过的他看过资本社会 西方国家的好。于是开始在报上发表一系列唤醒国家改革的文章,如《救亡决论》、《论世变之亟》等文章。在一八九五年到一八九八年对赫胥写的《天演论》进行了翻译,更向国人喊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观点,为激起消沉的世人。而后严复又翻译了《原富》、《群己权界论》、《名学浅说》等文章,是中国史上第一个将西方文化引入中国的思想家和翻译家。 别样的爱国情怀,严复_严复简介_严复天演论。严复的思想主张 曾经被中国总理李克强参观故居的严复,是什么吸引了总理在考察期间要去他的故居拜访呢。原因就是严复的思想主张。虽然严复已经过世多年,是上个世纪的人物,但严复的思想主张一直影响至今。 严复是1854年出生在福建中药世家的普通小孩。他早年放弃旧社会的科举,出国留学过,是当时中国第一批留洋派的人物之一。也是因为看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幸福,与当时陷入沉沦的中国,激发了他想要唤醒国人斗志的心。 严复是第一个将西方文化引入中国的思想家和翻译家。在甲午战争爆发后,他开始先自己着笔写了《救亡决论》、《论世变之亟》等一系列唤醒国家改革的文章。后来他觉得西方资本主义宣扬的那一套思想很值得借鉴,于是他便开始了翻译国外著作的道路。慢慢将人们的视野转向西方的资本主义文化上。 在1898年严复接触到赫胥,对他的著作赫胥感到十分震惊,那不是中国正需要的醒人观点吗。他开始翻译《天演论》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告诉国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才人类生活在社会中必须要知道的。严复_严复简介_严复天演论 严复是个维新派思想家,他反对一成不变,知道跟着环境变化的必要性,重要性。严复的思想主张深深影响了当时一度低沉的中国人民。在戊戌变法后,他就将自己投入在翻译西方思想文化的事情中,为将正确的思想主张弘扬出去。

图片 4辜鸿铭

讲这段话的是辜鸿铭先生,先生在北大任教时,戴瓜皮帽,穿方马褂,踱四方步,背后还拖着一条长辫,那时清庭已经被推翻,大家对这样的装束指指点点,然而先生不以为然,一句话使狂傲的北大学生一片静默: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你们心中的辫子是无形的。

严复天演论

《天演论》是自称为“达尔文的斗犬”的英国著名学者赫胥黎的讲演稿,严复翻译。主要讲述了宇宙过 程中的自然力量与伦理过程中的人为力量相互激扬、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的根本问题。严复天演论:内容简介严复以“信、达、雅”三条为翻译标准,其翻译的《天演论》《论自由》是研究中国近代思想史、中外文化关系史不可多得的好书。这些书已绝版多年,近期才少有出版。鲁迅说:一有闲空,就照例地吃侉饼、花生米、辣椒,看《天演论》。自然界的生物不是万古不变,而是不断进化的;进化的原因在于“物竞天择”,“物竞”就是生存竞争,“天择”就是自然选择;这一原理同样适用于人类,不过人类文明愈发展,适于生存的人们就愈是那些伦理上最优秀的人。

图片 5

先生的辫子是北大的一道风景,与辫子齐名的,还有先生的学问与争议。

严复生平经历

1854年1月8日(咸丰三年十二月十日)严复出生于今福建 候官县盖山镇阳岐村一中医世家。1866年严复父亲病逝,学馆中辍,严复放弃走科举“正途”。1867年入福州船政学堂学习驾驶,改名宗光,字又陵。1871年福州船政学堂毕业,为该学堂第一届毕业生,先后在“建威”、“扬武”两舰实习5年。1872年取得选用道员资格,改名复,字几道。1877年3月赴英国学习海军,与出使英国大臣郭嵩焘结为忘年交。1879年6月毕业于伦敦格林威治的皇家海军学院(Royal Naval College),回国后,被聘为福州船政学堂后学堂教习。1880年到天津任北洋水师学堂所属驾驶学堂“洋文正教习”,学生中有后来因辛亥革命而出名的黎元洪。1889年报捐同知衔,以知府选用,派为北洋水师学堂会办。1890年升为北洋水师学堂总办,但因与李鸿章不合,有意退出海军界,另谋发展。1891年10月8日严复获得候选道的官衔。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后在天津《直报》发表《论世变之亟》、《原强》、《辟韩》、《救亡决论》等文,主张变法维新、武装抗击外来侵略。1896年创办俄文馆,并任总办,俄文馆为中国最早的俄语学校;帮助张元济在北京创办通艺学堂;9月24日捐款100元资助梁启超与汪康年在上 海创办的《时务报》。1897年和王修植、夏曾佑等在天津创办《国闻报》和《国闻汇编》,宣传变法维新;将《天演论》在《国闻报》报上连续发表。1898年光绪帝命严复来京觐见,阐述变法主张;改捐同知;撰《上光绪皇帝万言书》;9月《国闻报》因报道戊戌政变的详情,被清政府勒令停办。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严复离开天津,避居上海;参加汪康年、唐才常发起的“中国议会”,被选为副会长;创办名学会,讲演名学。1901年应开平矿务局总办张冀邀请赴天津主开平矿务局事,后任该局总办。1902年赴北京任京师大学堂附设译书局总办。1904年辞去京师大学堂附设译书局总办一职,回到上海。1904年冬发生开平矿务局诉讼事件,被邀前往英国伦敦进行交涉。1905年孙中 山由美 洲到达英国,特意去拜访严复,二人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回到上海,协助马相伯创办复旦公学。1906年,任复旦公学校长,为该校第二任校长;被安 徽巡抚恩铭聘去任安庆任安徽师范学堂监督。1907年恩铭被刺,严复离开安徽师范学堂。1908年在北京任学部审定名词馆总纂。1909年5月被派充为宪政编查馆二等咨议官、福建省顾问官。1910年1月17日(宣统元年十二月七日)清廷赐予文科进士出身。1910年海军部授为协都统,后任资政院议员。1911年创作大清国歌《巩金瓯》。1912年京师大学堂更名为北京大学校,任首任校长;11月辞去校长职务。1913年总统府外交法律顾问。1914年1月26日被举为约法会议议员;后被任为参政院参政。宪法起草委员。1915年5月严复被袁世凯聘为宪法起草员;8月23日筹安会宣布成立,严复列名为筹安会的发起人,支持袁世凯复辟帝制。1916年袁世凯死后,国会要求惩办祸首及筹安会六君子,严复避祸于天津。1920年因哮喘病久治无效,回到福州养病。1921年10月27日在福州郎官巷住宅与世长辞,终年69岁。

1924年泰戈尔留居清华时与辜鸿铭等人合影,前排左起:王文显、张歆海、徐志摩、张彭春,后排右清华校长曹云祥

辜先生的学问是自西向东做的。14岁的辜鸿铭被送往德国学习科学,后到英国,掌握了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并以优异的成绩被著名的爱丁堡大学录取,并得到卡莱尔的赏识,在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又赴德国莱比锡大学等著名学府研究文学、哲学,海外留学14年,回国时,辜鸿铭获文、哲、理、神等十三个博士学位,会操九种语言。回国后,在担任张之洞外文秘书期间,辜先生精研国学,将《伦语》、《中庸》、《大学》译成英文,相继在海外刊载和印行,将孔孟哲学,精神道义推向世界。

严复人物评价

一次宴席,辜鸿铭大放厥词,宣言恨不能杀二人以谢天下,有客问二人为谁,回约严复和林纾,其时严、林二人均在同席。严复对辜鸿铭的挑衅置若罔闻,而林纾则当场质问辜何出此言。辜曰:“自严复《天演论》一出,国人只知物竞天择,而不知有功名,于是兵连祸结;自从林纾《茶花女》一出,莘莘学子就只知男欢女悦,而不知有礼义,于是人欲横流。以学说败坏天下者,不是严、林又是谁?”

有趣的是,在西方,令辜先生名声大噪的是先生的学问,而在东方,与先生的学问相比,他的保守与偏执更令人惊叹。在西方人的认知中,辜先生译出四书中的三部,与泰戈尔同在1913年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其部分著作被欧洲如莱比锡大学等列为哲学系必读书目,他本人在当时被誉为“19世纪中国最著名大的哲学家”等,可谓红遍欧洲、日本等地;而国人对这位先生的认识是:几乎偏执的保守派,他推崇复辟,主张保皇,自己纳妾并提出了著名的“茶杯与茶壶”理论,这样一位着清服、续长辫、顶皮帽,履布屐的“遗世独立”老顽固,怎么能够得到国人的认可呢?

社会总评

严复翻译了《天演论》等诸多西 洋学术名著,成为近代中 国开启民智的一代宗师。离开北洋水师学堂后,严复先后出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复旦公学和北京大学等校校长,以教育救国为己任。辛亥革命后,他一度党附袁世凯,卷入洪宪帝制,为世人诟病。基于对国情民性的独特把握,严复终身反对革命共和,时持犯众之论,既不获解於当时,更致聚讼于后世。虽然如此,其立身行己且秉持特立独行的操守,学术政见有其一以贯之的原则,在翻译学上更是为一时之先,其风格思想影响了后期一大批著名翻译家。其众多译著更是留给后世的宝贵遗产。他的功过是非与成败得失,值得后世用心研究总结。虽然研究严复的论著已为数不少,但相对于他在近代中国思想史上的显赫地位而言,还远远不够,尚待学界进一步挖掘材料、变换视角、革新思维,做出更为全面公正的评判。

1911年12月9日,武昌起义爆发一个多月之后。参加南北议和的北方代表团成员福建人严复,甫踏上南下专车,就被吓得不轻:包括总代表唐绍仪在内的一干政界要人,清一色都剪掉了辫子。这原本不该是件出奇的事情,两天前,岌岌可危的大清朝廷无奈下诏,允许臣民自由剪发。就连清末状元、立宪派中坚人物张謇也兴冲冲地剪下了辫子。

最令人捧腹的是,辜先生对西方文化嗤之以鼻,据史料记载先生在北大见到洋教授,倘若是英国人,就用英语骂英国不行,若是德国人,便用德语骂德国不好,若是见到法国人,则用法语骂法国不济,这些洋人被骂的点头称道,对先生心服口服。在国内,虽然一生致力于沟通中西文化并诉诸于翻译事业,力图使西方人了解,并通过了解进而尊重中国文化,可以说是花了大功夫向世界传输中华文明,但国人却并不买先生的账,乃至短短几十年时间,已经被遗忘的无声无息,甚至连“毁誉”都没有了,几与草木同朽。

名家点评

  • 康有 为评

康有为称赞严复是“精通西学第一人”。

  • 梁启 超评

梁启超称赞严复“于中学西学皆为我国第一流人物。”

  • 毛泽 东评

毛泽东曾称赞他是“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之一。

  • 胡适评

胡适称赞“严复是介绍近世思想的第一人”。

  • 李克强评

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记住严复。严复学贯中西,是第一批“放眼看世界”的中国人。他向国人翻译介绍西学,启蒙了几代中国人,同时又葆有一颗纯正的“中国心”。

  • 郎咸 平评

严复像他最后只成为了中国历 史上一颗耀眼的彗星。他的悲剧就是在当时特殊环境下,他是唯一有能力了解西方浩瀚的哲学思想的中国人。但老天爷开了中国一个大玩笑,让他止步于“天演论”和以英国哲学思想为主的翻译工作。如果他向右进一步就能进入孕育军国主义的斯宾塞思想,向前进一步就能进入孕育现代法治化主义的康德思想,向左一步就能迸入孕育了社会主义的黒格尔马克思思想。但是,当时甚至到如今的中国都难以理解他深邃思想,从而造成后继无人的宭境 ,因此使得他的止步,让今天的中国都缺乏一个指导中国往何处去的哲学思想,只有读懂严复的悲剧,才能理解中国如今的悲哀。

但在上年1月刚被赐予文科进士第一名的严复还没回过神来,脑门后的辫子是他忠于清廷的象征,这咔嚓一剪刀下去,斩断的不是青丝,而是大半生的信仰。让他既惊愕又困惑的是大清官员们怎么能转眼之间变得这么不仁不义。所以谈判第二天,他就孤身离沪回京,向袁世凯告状:“唐绍仪非议和也,乃往献江山耳。”后知后觉的严复终究是一介书生,其实南北双方已经达成默契,清室退位,成立共和国、由袁世凯任临时大总统,大清国的倒塌已势不可当。

实不该!辜先生的“腐朽”是世人的一种误解。当潜心于国学后,精通西学的辜先生,通过对中西文化的对比,被中华文明所折服,被儒学仁义道所激励,对中华文明产生了抱定终生的坚守。穷其一生致力于儒学救国、求世,并在自己坚守孔孟道统的同时,不遗余力向世界传播。先生的志向高远:强化中国、教化欧美。

严复在戊戌前后满腔激情地宣扬进化论,以一己之力划出了中国近代思想史的分水岭,而在辛亥前后又复归传统文化,曾是时代弄潮儿的他,真正跻身汹涌而至的革命洪流中又无所适从,不知舟流所届。

窃以为,辜先生和孔圣人有几分相似处。二人都生逢乱世,孔子生逢礼崩乐坏的春秋末期,辜先生历经晚清向民国的过渡;二人都由仕途而转向学术,孔子在鲁国担任中都宰、司空、大司寇等要职,辜先生在宣统年间,外交部侍郎,并做了张之洞二十年的外文秘书;二人都有着怪诞的性格,孔子晚年从心所欲,不逾矩,辜先生北大任教后,怪论叠出,耸人听闻;

与时局格格不入的还有与严复同时被赏文科进士的辜鸿铭。时称“辜疯子”的他在宣统退位后,挂冠而去,特意穿上长袍马褂戴着假辫子,让黄包车夫拉着他巡游北京城,生怕世人不知“辜疯子”的我行我素。

二人都守着仁义道德,主张克己复礼,孔子主张恢复周礼,诸侯各安其道,辜先生主张恢复皇制,以孔孟道救国。甚至二人还有很多类似的经历,譬如,孔子在齐、楚求官而不得,辜先生经人引见给张作霖,张见辜穿马褂,留长辫,劈头盖脸地就问:“你能做什么事?” 辜拂袖而去。

两位当时最负盛名的翻译同业相斥了大半辈子,却在此时同病相怜了起来。对于中国的未来,是提倡西学还是发扬中学,是科教救国还是道德兴国,是认同共和还是忠于皇室,他们原本有着迥然不同的答案,阴差阳错的又在共和如火如荼之际不约而同地唱起了时代反调。

所以我猜想,有没有一种可能,辜先生回国后,看到民国乱相,心生悲痛,精研孔孟道后自忖或以儒学能救国,而后致力于弘扬儒学事业。这番志向通过一件趣事可知:有一次,辜鸿铭在宴席上哀叹:“恨不能杀二人以谢天下!”有客问他二人是谁,他回答道:“严复和林纾。”恰巧严、林二人均在同席,严复涵养好,对辜鸿铭的挑衅置若罔闻,林纾则是个暴脾气,当即质问辜氏何出此言。辜鸿铭振振有词,拍桌叫道:“自严复译出《天演论》,国人只知物竞天择,而不知有公理,于是兵连祸结。自从林纾译出《茶花女遗事》,萃萃学子就只知男欢女悦,而不知有礼义,于是人欲横流。以学说败坏天下的不是严、林又是谁?”听者为之面面相觑,林纾也无从置辩。

两个留学生的西学与中学

辜先生看似在责备严复、林纾二人,实则在批评西学对中国传统社会的不良影响。在《中国人的精神》中写道:一个社会,如果人民仅仅追求物的利益,追求占有与财富,而没有的荣誉感,在政治上没有道德,国家将不能持久。先生认为孔子的《春秋》当中所描绘的社会,正如民国社会,公务人员没有荣誉感,政治上没有道德感,社会必然难以维持,当孔子写《春秋》的时,“乱臣贼子惧”,因此,先生也效仿孔子,写了一本《春秋大义》(中国人的精神),以西方的思维模式来对中国的文化传统进行描述、阐述,想必也是要在大厦将倾时,匡扶正义,重树仁义道德。由此可见先生的爱国情怀建立在笃信孔孟之道上。

同为19世纪50年代生的严复和辜鸿铭的人生都在12岁那年转了个弯。

对于复辟,辜先生有自己的理解,在《中国人的精神》中,先生以卡莱尔的观点,阐释了选择帝制的理由:国王统治我们的权利要么是君权神授要么是魔鬼似的错误。而现代律师、政客、地方官和共和国总统的这种欺骗就是卡莱尔所说的魔鬼似的错误。正是由于这种欺骗,现代社会公务人员奉行滑头教义,以政治上不负责任的态度,空谈国家大义、民族大义;正是这种滑头教义,如同卡莱尔所说,导致了看似文明社会却“普遍的苦难、反抗、狂乱、激进主义起义的狂热、复辟专制统治的冷酷、大众的兽性堕落、个人的过度愚昧”,也正是欺骗与不切实际的突谈,导致了社会的混乱,人民的反抗。

严复1854年生于福建侯官一个医生家庭,7岁入私塾读圣贤书,如果不是父亲的突然离世,严复也许会沿着科举之路一直走下去。12岁那年,严复悲喜交加,春天时他从父母命与王氏结婚,不料秋季父亲就因抢救霍乱病人而染病身亡。家无恒产,尚有寡母新妇幼妹,全家五口人难以维持生计,遑论学业。恰巧这年9月,船政大臣沈葆桢持创办福州船政学堂,严复以一篇有感而发的《大孝终身慕父母论》,得到沈葆桢激赏,以第一名被录取。该学堂免收一切学费和生活费,且每个月派发四个银元,这对严复来说更是雪中送炭。

而孔子制订的礼法,在先生看来,给了中国人一个国家信仰,为混乱无序的社会建立了规则,是中国文明的唯一真正的宪法。先生对孔子的礼法推崇出人意料,他认为孔子教导的哲学和道德体系,也就是中国的儒教,能替代西方的宗教,可以让人,甚至所有人类大众不需要宗教,原因在于儒教里面一定有某种东西能给人,给人类大众以宗教所能给予的同样的安全感和永恒感。在《中国人的精神》中,先生对儒教的作用讲了许多,只摘一段来作说明:当一个中国人临死的时候,他并不是靠相信还有来生而得到安慰,而是相信他的子子孙孙都会记住他、思念他、熟爱他,直到永远。在中国人的想象中,死亡就仿佛是将要开始的一次极漫长的旅行,在幽冥之中或许还有与亲人重逢的可能。因此,儒教中的祖先崇拜和忠诚之道,使中国人民在活着的时候得到了生存的永恒感,而当他面临死亡时,又由此得到了慰藉。因此,中国人需要儒教,离不开儒教。

辜鸿铭1857年生于南洋马来西亚槟榔屿一个英国人的橡胶园内。父亲辜紫云祖籍福建,时为橡胶园总管,除闽南话外,还会讲英语、马来语。母亲则是金发碧眼的西洋人,讲英语和葡萄牙语。辜鸿铭自幼对语言有着超常的理解力和记忆力。没有子女的橡胶园主布朗先生非常喜欢他,将其收为义子,悉心教导。12岁那年,辜鸿铭带着父亲“不剪辫子、不进教堂”的嘱咐,随义父布朗前往英国留学。

综合上述观点,不难得出辜先生推崇复辟的原因:儒教能救国、求世。所以先生所主张的复辟不同于张勋所主张的复辟,他主张的是为中国人重建强大的精神宗教。他信服的不是皇帝,是道德、是礼教。这一点从辜先生发表的怪诞言辞可见:慈禧太后过生日,他当众脱口而出的“贺诗”是“天子万年,百姓花钱。万寿无疆,百姓遭殃”;袁世凯称帝,曾经请他做官,他不顾生死当面大骂其窃国;袁世凯死后,他更是不顾禁令,在禁止一切娱乐活动的三天,摆满了三天堂会!

从1866年入学至1871年毕业,严复五年的船政学堂生活所学绝大部分是西学范畴。船政分为前后两学堂,严复就读的后学堂教授驾驶、轮机,须兼修天文地理、医学、力学等近代科学知识,以英文授课。当时,这些都是被人看不起的“末技”。1877年,严复被派赴英国海军学校学习海军驾驶。他先在英吉利抱士穆德学校学习近五个月,然后转入格林尼茨皇家海军学院继续学习。在这所英国最为著名的海军大学里,严复除了攻读英文和西方近代海军知识外,还大量阅读了亚当·斯密、边沁、孟德斯鸠、达尔文、赫胥黎等思想家的著作,并悉心探、钻研西方列强之所以崛起而横行全球的根本原因,成为中国近代较早直接受西方教育的少数人之一。

正如辜先生自己所言“许多外人笑我痴心忠于清室。但我之忠于清室非仅忠于吾家世受皇恩之王室——乃忠于中国之政教,即系忠于中国之文明。”怀揣这样一份爱国情怀,被世人不加辨别地扣以保守、“复辟”的恶名,辜先生真冤!

在1877年严复赴英留学之际,20岁的辜鸿铭刚刚获得英国爱丁堡大学文学硕士学位,并准备赴德国莱比锡大学学习土木工程。在爱丁堡大学学习期间,辜鸿铭师从英国文化保守主义的领袖———托马斯·卡莱尔,辜鸿铭此后全部的政治倾向和文化立场,无不与卡莱尔这位欧洲浪漫主义文化思潮的领头人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卡莱尔在其著作中赞美了中国的皇帝及文人士大夫政治的模式。这种观点,对辜鸿铭崇信中国传统的政治伦理秩序、人治方法,产生了直接影响。尽管这时至少精通六门语言的辜鸿铭连中国话都不会说。

或许,辜先生也是别有用心的,在仕途不畅,人心不古的年代,单凭自己的奔走呐喊,力量太过虚弱。因此,辜先生反其道而行之,大凡别人赞成的,他就反对;别人崇拜的,他就蔑视;别人剪去辫子时,他开始续发;共和制盛行,他偏要提倡君主主义。辜先生是以弱微的呼声,在人人皆欲革华夏文化之命的社会,以怪言怪语怪诞举止,引来旁人侧目,以几近偏执的狂态来吸引众人注意,在那个年代里,一个痛心疾首的文人也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来抒发他的救国情怀。即便时人对他的评价毁誉参半,他的目的也达到了——让国人认识到孔孟之学的重要性,让世界认识到中华文明的伟大!

对于从小目睹中华民族饱受西方列强凌辱的严复来说,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无论是民主制度的优越还是经济社会的发达,都让他无限感喟。通过两年多的学习、观察和对比,严复痛感祖国专制愚昧,对近代西方政治、经济、文化倾慕膺服,尽管此时严复尚是个毛头小伙,但对中西在物质文化层面,乃至政制文化层面的优劣之处自有一番见解。

在前些天阅兵时,国人爱国情怀高涨,许多人将网上头像换成国旗,并鼓动大家都效仿而行,但随后几天,网上又传:国家要整治网络,禁止以领导人、国旗作头像,那些鼓动者纷纷又交头像换了回去。来也一阵风,去也一阵潮,国人的爱国怎得如此好笑?倘若辜先生尚在世,恐会嗤之以鼻:几十年了,国人心中的辫子依然剪不掉!

留英期间,与中国驻英公使郭嵩焘的交往对严复来说意义非凡。严复“每值休沐之日”,“辄至使署,与郭公论述中西学术政制之异同。”两人兴之所致,往往谈论得“穷日夕弗休”。这让严复逐渐接受郭嵩焘学习西方有本末之分的思想,跳出洋务思想的局限去追求西方富强之本,也使严复逐渐偏离洋务海军留学生所循的良将之路,迈入一番新天地。

图片 6严复所译赫胥黎《天演论》

两个翻译家的引进与输出

1879年,严复学成归国后,在福州船政学堂任教习,翌年调天津北洋水师学堂任总教习。至1890年,因与李鸿章不洽,不预机要,遂从事著述。1895年,甲午战争中,中国海军之脊梁北洋水师在与日本海军作战中全军覆没。时任北洋水师学堂总办的严复,被猛然一击,悲戚不可言喻。

从1895年2月开始,严复在天津《直报》上连续发表了《论世变之巫》、《原强》、《辟韩》和《救亡决论》四篇政论文章,介绍了进化论,并以此为理论基础呼吁中国必须急变、大变,对传统专制制度提出了尖锐批判。在《原强》中,严复提出了他那著名的三民思想,即“鼓民力、开民智、新民德”。鼓民力指的是禁止鸦片,禁止缠足;开民智指废除八股,提倡西学;新民德则是提倡自由平等,设议院,逐步实行君主立宪。

1898年,维新变法的关键时刻,严复翻译的《天演论》横空出世。这本强调生物界优胜劣汰观点的书,经严复之手,在中国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力。胡适回忆说:“《天演论》出版之后,不到几年,便风行全国,竟做了中学生的读物了”,许多人还以进化论术语来给自己的小孩取名。胡适原名洪骈,就是在读了《天演论》之后才改名为“适”,字“适之”。

江苏社科院研究员,《严复大传》的作者皮后锋对南都记者说:“《天演论》所唤醒的合群保种意识,为中国古典的民族主义注入了蓬勃生机,使之演变为现代民族主义,为近代中国的救亡运动催生了强大的动力。”

《天演论》刊世之后,严复相继翻译了亚当·斯密《原富》、斯宾塞的《群学肄言》、孟德斯鸠的《法意》等多部著作,把西方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哲学、法学、社会学、逻辑学第一次系统地带进国门。严复也因此声名鹊起,光绪帝在林旭等维新人士的推荐下,特意召见了严复,听严复绘声绘色“吹水”了一番大洋彼岸的世界。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别样的爱国情怀,严复_严复简介_严复天演论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